2010年3月29日星期一

品读运动facebook link

之前品读运动的link有问题,连不上网页。

愿意写品读文字的朋友,请点击以下网址。

http://0rz.tw/u1Mc4

品读文字是中国出版社的要求。

中国出版社将要出版我的六部小说,
要在小说上要印上品读文字(推荐、介绍、感想……)
以便让中国的读者更了解我的书。

我们向各位朋友征求品读文字。
截止日期为4月10日。

2010年3月28日星期日

上NTV7 节目


今天去NTV7 录节目,
我受邀当“无敌状元”的评委。
今天这一集的另外两位评委是红姐姐和陈丽亭。


最兴奋的是在摄影棚遇见老朋友蔡遂伙,
他是我小学到中学的同学。
高中时期,我们是好朋友,他就坐在我后面。
毕业后失去联络。
35年没有见面了。



录影后,我送红姐姐回家,

见到红姐姐的小宝贝。





2010年3月26日星期五

请参与品读行动

我的六部小说今年将在中国出版,
中国出版社邀请世界各地读者写出品读文字。

马来西亚读者部分,需要大家帮忙。
以下是全球华人品读行动的邀请函,
请多多支持。

全球华人品读行动

作家许友彬的6部作品《七天》《十月》《闪亮的时刻》《55年》《消失在醒来后》和《鹅卵石》将于今年在中国出版,为将马来西亚华人文学精华更好地介绍给中国的少年儿童,引导大众阅读,红蜻蜓出版有限公司诚邀您对上述6部作品写出品读文字。红蜻蜓出版有限公司将从大家的品读文字中择优选取,交由中国出版社编辑修改后与原著一起出版。

请浏览以下网址:

http://www.facebook.com/notes/hong-qing-ting-chu-ban-you-xian-gong-siodonata-publishing-sdn-bhd/yi-qi-lai-can-jia-zhe-ci-quan-qiu-hua-ren-pin-du-xing-dong-ba/112525738761438


请在4月10日前写下品读文字,谢谢。

2010年3月23日星期二

富不了他,穷不了我

在天津寒冷的冬夜,
我在街头遇见这个七十多岁的大娘。
我向她买了一把指甲刀。


我和大娘聊天,
她每天踩三轮车,跑好远一段路,
去拿货,去不同街头摆卖,
有时还会被公安赶走。
还好,她年纪大,公安没对她怎样,
只是客气地请她离开。
我看她卖的日常用品,
值不了多少钱。
每天为了赚那一点点钱,太辛苦了。
她说她倒不是为了赚钱。
她说,为了生活。
这是她生活的方式,
不然,要她窝在家里,怕窝出病来。
她说,她看得开,
不怕人家偷她的东西。
她说,谁要偷,就拿去吧。
拿了我的东西,
富不了他,穷不了我。
我欣赏她这句话,
富不了他,穷不了我。

去甲米一游


我一人从中国流浪回来。
几天后,趁学校假期,我带太太和书芹飞去甲米。
甲米是Krabi,在泰国。

我们参加比比岛一日游,
不贵,每人90令吉,包括交通、导游、午餐、和浮潜器具。

泰国的旅游业做得远比马来西亚好。
旅行社来酒店接送,
快艇上有免费矿泉水、汽水和水果,
自助午餐是一个千人宴,
却没有食物短缺、不够座位、厕所排长龙的问题。

我和书芹,有美好的浮潜经历,
小丑鱼在我们眼前游来游去。
浮潜很好,看鱼怎样活,
钓鱼不好,看鱼怎样死。



小岛的海滩很美,
甲米的海滩和日落却不过尔尔,和波德申差不多,
不过,比波德申清洁一百倍。


甲米一个小小地方,

商店前的人行道都做得很好,
游客逛街非常方便(比印尼和马来西亚好得多)。


他们游客那么多,因为设施和服务都很好。
马来西亚也很美丽,就是做得不够好。


2010年3月20日星期六

飘雪

阿练说的鹅毛般的飘雪,

后来我也看到了。

我在山海关住了三个晚上,

就乘火车回天津。

那天三月八日,我住在汉庭酒店。

晚上,我对着窗口,

期望看到美丽的飘雪。

晚上十点,大雪洒落。

雪如鹅毛,飘下又轻轻扬起,

在我窗外翩翩起舞。

我用相机把美丽摄录下来。

在相机可以到回来看,

放在电脑里,却开不出来。

不管如何,我还是贴上网来。

如有好运,或许看得见。

video

2010年3月19日星期五

过了一关

我在哈尔滨住了两晚,
受不了她(哈尔滨)对我的冷落,
冒着风雪离开。

我背着背包走进火车站,
火车站人山人海。
人群将我前后夹攻,
我被排挤出去,走向月台。

幸亏我背的是背包,可以被夹着走。
不像那些拖着行李的人行李常被卡住。

幸亏我是一个男子,
也不怕被人吃豆腐,
只管把手伸进裤袋里,
紧紧把钱包按住。


我在火车上睡了一晚。
这一晚,火车特别好睡。
上铺另一个床铺没有人,
我就把它的枕头“借”过来抱。

早上我到达山海关。
背着背包走了几家酒店都无法入宿,
因为我是外宾不被收留。
最后因祸得福,住进四星级酒店,
房价便宜得令我一直偷偷发笑。

山海关是万里长城的起点。
我去爬万里长城。
这时正值旅游淡季,
长城上只有我一条好汉。

长城上空空荡荡,
寒风呼呼地吹,
有城墙,没有人。
有鸟窝,没有鸟。



我走到天下第一关。
那天是三月五日,
我为的就是要去过这一关。

这一关,不容易过,
我逆风而行,
寒风如冷箭飕飕射来。

我眯起眼睛,鼻子麻木。
(后来回到酒店,擤出鼻涕,
两边鼻涕都带着血块。)


过了这一关,

我精神振奋,望着明亮的前程,
大步大步向前跨去。

2010年3月15日星期一

如果不想冷死的话

我在哈尔滨时,不算最冷的时候。
不过,也已经零下十多二十多度。

如果你想自杀的话,
只要脱掉衣服出去外面吹吹风,
很快就会变成一条大冰棒。

如果不想冷死的话,
必须穿得很厚。
里面要穿卫生衣裤(棉质贴身长袖衣和长裤),
外面手戴手套,头戴毛帽,颈包围巾,口带口罩。

在这么冷的时候,你呼吸也会出烟。
用鼻子呼吸就鼻子出烟(水蒸汽),
用嘴呼吸就嘴出烟(好像在吞云吐雾),
用一边鼻子呼吸的就一只鼻孔出气。

我买的口罩是保护鼻子的,
看起来像用下巴穿内裤。
毕竟,我和蝙蝠侠不一样,
各有特色。

我全身包得密密的,只露出眼睛。
这是我最不愿意做的事。
我的眼睛很丑,
我情愿露出肚脐,也不愿意露出眼睛。
可惜,我的肚脐眼不能帮我看路。


我去中国之前,家人劝我去买一双新鞋。
我买了一双好穿的HUSH PUPPY,
鞋底的花纹明显,能咬紧地面。

冬天雪地很滑,我穿了新鞋,
所以,我没有摔跤。


3月2日,我在火车上看见飘雪(在吉林省)。

同一天下午,我去新华书店。
进书店前,下了毛毛的雪。
离开书店时,又下毛毛的雪。
3月2日,我看了三场雪。

雪像细细的冰碎。
细雪洒下,像银粉一样。
落在衣服上,沙沙的,也不会湿(天气够冷,雪不会溶解),
用手轻轻一挥,就可以把雪挥去。
我试图拍照,拍出来像雨丝。



我拍不出照片,形容不出感觉,抱歉。

你要知道,只能自己去看。

2010年3月14日星期日

喜欢皮草的妇人

我在哈尔滨参加旅行团,
因为是淡季,团圆只有三个人,
我和两个来自武汉的妇人。

两个妇人,一个非常有钱。
她叫导游带她去买皮草。
皮草是生剥动物的皮毛制成的。

妇人要买一件皮草外衣,
她说,几万元没有问题。

她叫我也买皮草。
我说我不喜欢,
她说买来送给朋友啊。
我说我的朋友会骂我,因为朋友都注重环保。
她说,你们马来西亚那么环保啊?

哈尔滨出产皮草,
有多家皮草店。

有钱妇人只去看看,最后一件也没有买。



爱皮草的妇人和我一起去看极地动物。
我看见雪狐踩轮子,觉得它非常可爱。
她看见雪狐踩轮子,说:
“看,它的皮毛多么美啊!”



爱皮草的妇人也爱拍照。
她喜欢叫我帮她拍照。

我们进入冰雪大世界,
那儿的风吹来像一把刮脸的冷剑,
冷得叫人牙齿打颤、鼻子麻木。

她叫我拍照,
我把手从手套抽出来,
裸露的手指差点冻成五条冰棒。

她拍了一张又一张,
我冷得受不了,
只好玩失踪。

我远远避开她,
躲在咖啡馆里喝一杯热热的Nescafe。

后来我们自费去吃晚餐,
她要吃松花江的鱼。

导游说松花江的鱼很贵,
一斤要六七十块钱。

她说不贵不贵,我们三人合吃一条。
她问我,你可以吗?
我没问题。

我们吃的是铁锅炖鱼,
那条怀头鱼六斤重,
两百多令吉,我们三个人吃。

铁炉像一个大火锅。
下是一个砖灶,用柴火慢慢烧。

这次有钱妇人的选择对了,
鱼肉鲜美好吃。







哈尔滨里面的俄罗斯

哈尔滨有很多美女,
她们是中国人和白俄罗斯人的混血儿。

哈尔滨有一个俄罗斯风情小镇,
小镇里住的都是俄罗斯人。


我没有遇见俄罗斯美女,
只见到会说华语的俄罗斯妇人。


俄罗斯房子有烟囱,
圣诞老人可以爬进来。




在哈尔滨看白鲸

哈尔滨极地馆有海狮表演和白鲸表演。
海狮表演不出奇。
白鲸表演较稀罕。


看女郎和白鲸表演,
我想起我《55年》的封面。


白鲸和女郎接吻,
又接吻。
令人觉得,做白鲸也不错。




在哈尔滨看极地动物

在哈尔滨看极地动物,
我最喜欢。

看见雪浪,我想起《狼图腾》。


看见雪狐,我想起《雪山飞狐》。


看见企鹅,我想起《十月》。





在哈尔滨看冰雕


哈尔滨的冰雕最出名。
那里有一个冰雪大世界。
里面冰天雪地,非常寒冷。



冰雕的冰块是从松花江切割出来的,
冰雕还可以看到一块块的冰。
看,这是一个冰肌玉骨的女郎,
她对我冷冰冰。


我觉得刻得最美的是,

这几匹爆冷的赛马。








在哈尔滨看雪雕


我在哈尔滨参加旅行团一日游。
看雪雕。

雪雕是把地上的雪挤压成堆,
再加以雕刻。


我们在哈尔滨时,春节已过,
虽然还是零下十多度,
不过在太阳的照耀下,
有些雪雕开始溶解,
不再那么完美。


哈尔滨有条松花江,
松花江已经冻结成冰,
船只已经僵化不动。




2010年3月11日星期四

火车上的小女孩


3月1日到天津,
飞机看下来,一片白茫茫。
下过雪了。


我这次出来玩,
最希望看到的是飘雪。


可惜,雪下过了。
在天津,雪在草地上,
雪在树上,雪在车上。


在天津火车站,我买火车票北上。
售票员问我要去哪里,
去吉林,或者沈阳,我吞吞吐吐。
她再问,你到底要去哪里?
我要去看下雪。
那么,你去哈尔滨吧。


于是我买票,去哈尔滨。
买了票我有点儿后悔,
一、要坐19小时的火车,我可能会被闷死。
二、哈尔滨的温度零下二十多,我可能会被冷死。


我买的票是软卧铺。
一个厢房里有四个铺,二上,二下。

我在上铺。
上铺不好,看不到窗外景色。

我以为我能睡。
可是,我迷迷糊糊要睡时,火车会像地震一样把我吓醒,
然后,我又迷迷糊糊要睡时,火车的广播会把我吵醒。
“亲爱的乘客……”
我不要亲爱,我要睡。


上铺,本来有一个小女孩在睡,
她跟奶妈从北京来,奶妈睡下铺。
然后,我上车。
奶妈叫她下来。
“让给伯伯谁。”
谁是伯伯,哼!


小女孩在下面,跟奶奶说话。
我们什么时侯到家?
明天下午三点。
爸爸妈妈会来接我吗?
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你爸爸妈妈在北京送你上火车,怎么可能又来接火车?
为什么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


小女孩哭闹。
她想念爸爸妈妈。
我在上铺听了心酸。

奶妈叫她叫我伯伯。
她很聪明,叫我叔叔。

我从餐车走回来。
奶妈嗑瓜子给她吃。
她举起瓜子仁,叫我,叔叔吃瓜子。
我说,不要了谢谢。
她学我,不要了谢谢。

我从卫生间走回来。
她睡着了,鼻子对着奶妈的脚趾。
她赤裸上身睡觉。
我穿了三层衣,还觉得冷。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

我听见她叫喊,下雪了。
我跳下来,冲出厢房。

我坐在走廊上,看雪。
雪花飘落,真美丽。
小女孩挨过来与我说话。
她说,我喜欢雪花。
我说,我也喜欢雪花。

我们谈得愉快,说起故事。
我问她坏人会做什么事,
她说“把庄稼给毁了”。

她的华语说得标准好听,
不过不会写字。
我觉得幼儿教育本该如此,注重听和说。



奶妈不喜欢她和我靠得太近,

她怕我是怪叔叔。
她叫她进去,嗑瓜子给她吃。

小女孩拿了一把瓜子仁出来,
一颗一颗塞进我的嘴里,喂我吃。
我吃了她的瓜子,就得让她坐在我的腿上。

小女孩很调皮,
她把含过的瓜子仁塞进我的嘴里。
我吃了她的口水,很害怕。
怕被她的感冒传染。

雪花停了。
我回房间。
她要我坐在下铺跟她一起玩。
我不想跟她奶妈同坐在卧铺。

我爬上上铺。
小女孩问我,你上去做什么?
我上来睡觉。
大白天,睡什么觉?
睡白天的觉。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我真的睡着了。

到哈尔滨,我要下车。
她家还没有到。
她抱住我的腿。
我给她马来西亚硬币作纪念。

在2010年3月1日。
我遇上这么一个小女孩。
我喜欢上她喜欢的雪。
她五岁,名叫杨斯惠。

要不是她大声唤醒了我,
我就会错过生平中的第一场飘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