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6日星期二

清明回乡

清明节,回吉打祭爸爸和妈妈。
爸爸妈妈往生二十多年,
烧香之时,我想,他们会不会已经投胎去了?
如果他们投胎去了,我们在拜什么?

祭祀后,我和哥哥姐姐回到小时候的乡下。
那是吉打十字港六英里。

我们去找堂嫂。
堂嫂是我小学一二三年级的班主任,
她现在已经子孙满堂(有七个孙)。

我们和堂嫂一家人大合照。


我在家乡漫步,
没有遇见相识的人,
毕竟我离开家乡太久了。

堂嫂坚持要请我们去吃午餐。
我们去十字港市区,
那儿才有餐厅。

市区里这家咖啡店还在。
1968年,我爸爸在此开店。
我每天下午都来咖啡店坐。

同样的木板墙,同样的苹果绿,
同样的后门和柜台位置。
四十年了,物是人非。



咖啡店面对巴杀。
巴杀还在同一地点。

小时候,我常常踩脚踏车来巴杀买菜。
家里穷,买菜钱都只有一两块。

有一次妈妈只给我两毛钱,
叫我去巴杀买两毛钱的蚶(蚶最便宜)。

那一餐,我们吃白饭配烫得半熟的蚶。
我不喜欢吃蚶,却没有其他菜肴。
我边吃边哭。




现在,我还是不吃蚶。

14 条评论:

草本街 说...

從來沒有試過蚶陪飯, 不知道那味道是如何呢? 腥腥咸咸的??

kopi 说...

原来你家乡在吉打哦~

说...

我沒吃過蚶呢。。哈哈

匿名 说...

你们都该庆幸你们现在有多幸福。。。不用过这些苦日子。。

cloudlee 说...

以前我先生家境贫穷,天天吃粥,现在叫他吃粥就喊怕怕。那时岛上捕抓的龙虾、虾蛄无价,没人要,捕抓回来的龙虾就当菜肴。那时龙虾没人懂得吃,我先生也吃到怕。现在龙虾是上品,讲吃龙虾他一点也不觉得稀奇。

流浪汉 瑜伽 Yoga Tramp 说...

不吃蚶是好事,蚶很毒

简简 说...

穷过的人会懂得惜福。

neoREEVEz 说...

对不起,在这里问你不关你这贴的问题。。。
我想知道你那风铃的代码应该放在哪里。。。谢谢。。
因为我把那代码放进‘addgadget'那边的html/script里面后,风铃还是没有出现在我部落右上角。。。谢谢。。
或者你可以send去我email吗?
neoreevez@hotmail.com

匿名 说...

我也住那里!

丽庭 说...

哦?
原来是吉打人?



可是为什么你的皮肤看起来这么白的?
呵呵呵~



我朋友也是吉打人,很黝黑,虽然搬来吉隆坡很久了。。XD

许友彬 说...

neo,这个风铃是朋友送给我的(帮我装上),我自己也不知怎么装置。

丽庭,我不算白,很黑了。吉打白皙的人很多呢。

简简,的确。我现在对现状很满足。

neoREEVEz 说...

嗯。。我找到解决方式了。。不过还是谢谢你!。
老实说,蛮喜欢你的文章。。尤其是那篇。。富不了他,穷不了我。。。喜欢。

siew ying 说...

友彬叔叔,我很喜欢你的书。我会永远支持你的,还有我觉得`很麻烦,因为我要买你的书都要到书局去买!所以我要请教你要怎样上网买你的小说罢了?

匿名 说...

徐叔叔,我想请问你,你写小说的灵感从哪来的???为什么你会想到那么多的东西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