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9日星期三

许菠珠校长

我写《闪亮的时刻》,写到一所微型小学。微型小学里只有五个学生。
这使我想起许菠珠校长。
许校长当年的学校只有四个学生,其中一个是她的女儿。
许校长在一起车祸中去世了,那是多年前的事了。
我是在写课本的时候认识她的。那四年,我们常常一起开会。
最后一次开会在马六甲的酒店。
那是北风吹拂的时候,我和怡保的吴建华校长忽然想吃蚝煎。
酒店提供晚餐,我们不想吃。我们吃自助餐吃到怕了。
许菠珠校长说麻坡的蚝煎最好吃。她是麻坡人。她说马六甲的蚝煎不好吃。
我和吴校长离开酒店,在北风中走路去吃马六甲的蚝煎。
我们两人在路边吃,叫得太多,拼命地吃。
吃完回到酒店开会,许菠珠校长还没有回来。
她迟到了。
原来她开车回麻坡买蚝煎来马六甲给我们吃。
我和吴校长已经很饱了,但是我们不敢讲我们吃过蚝煎。
我们还是把她买的蚝煎吃完,说很好吃。
一个傍晚,连吃两顿蚝煎。后来很久不敢再吃蚝煎。
其实,如果知道她要回去买,我们不会让她去。
马六甲来回麻坡,是很远的路途,而许校长又不是很会开车。
她开车只开了六个月。
以前她不想开车,她怕发生车祸。
后来她被派去微型学校当校长,在很远的山区,没有公共交通,她只好开车。
我坐过她的车,车里不断播放佛经。
我想起灵车,有点儿冷。
开会的最后一天(每次开会约十天),她送每个人礼物。
她送我的是一个音乐箱,转了链就会播放生日歌。
那时是十二月底,我的生日已经过了。她叫我明年生日听。
那年她的女儿四年级,她答应女儿在假期间带她去马六甲的水上乐园。
马六甲开会过后,她回麻坡去,又带女儿来马六甲水上乐园。
发生车祸时,好像是从水上乐园回麻坡的时候。
在南北大道,她的车撞上罗里的后面。
她马上放开驾驶盘,双手环抱女儿。
她用肉身包住女儿。
车翻倒。她撞破了头,她女儿丝毫无损。
她就只有这个女儿,女儿一直在保护中长大,非常纯真。
我半夜开车去看她最后一面。
她女儿没有哭。我打她女儿一巴掌。
我就像《十月》中的舅舅一样。我对不起她女儿。
我相信那时候,她女儿并不知道死亡是怎么一回事。
后来她女儿跟舅舅住在一起,我跟她舅舅有联络。
近年来失去联络,她女儿应该十九岁了。
有一年我生日,音乐箱自动响起生日歌。
这不奇怪,因为音乐箱坏了,常常自动唱歌。
我搬家后,音乐箱也不见了。
不用怕,许菠珠校长是好人。

1 条评论:

佩仪 说...

哇!许菠珠校长好伟大啊!她的女儿很可怜,十岁就没有妈妈了。
许老师,您的鼻子现在怎样了?动手术会不会很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