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1日星期五

MR CHEW的鼾声

住进医院的时候,我觉得很轻松,有点像去度假。
虽然不能进食,我还可以看书。
我看《一山走过又一山——李安·色戒·断背山》。
我住在709房,是四个床位的房间。
隔壁床拉上布帘,看不见人,听得见鼾声。
鼾声如雷,我开始担心,晚上怎么睡得着。
后来我发觉那不是鼾声,是呼吸声,因为他还在动。
大动作的声音,他要做什么?
护士跑来问他要做什么,他说他要小便。
护士说你不要动我去拿尿壶。
拿了尿壶来,已经来不及了。
几个护士冲过去。她们都在喊。
先不要换衣服,拿呼吸器来。
他发烧,体温38点6。
Mr Chew,你叫什么名字?你说出你的名字!
Mr Chew,你开眼睛!你开眼睛!拿手电筒来!
叫Dr Yap!叫Dr Yap!
我听了也很紧张,心里为Mr Chew 打气。
我听见仪器发出警报的声音(像救伤车的声音)。
我想偷看,但什么都看不到,不知道Mr Chew长得是圆是扁。
这一切都发生在几分钟之内。
然后我和另一个病人被请出房间。他们要清场。
接着一架X光机被推进去。
我还在外面的时候,就被带去动手术了。
手术回来,我迷迷糊糊。
晚上,睁开眼,看到女儿书简站在我旁边。
她带了柔软的小枕头给我,她知道我需要抱枕。
接过枕头,我叫书简回去,然后又昏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隔壁床是空的。
我有点儿难过。
不过,我知道,护士们都尽了力。
我的对面床位本来时空的,现在来了一个胖老头。
胖老头的妻子和孩子都在身旁,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
胖老头的朋友来探望他,他说他昨天发高烧昏迷过去。
他说得稀松平常。
护士进来,问:Mr Chew,你今天还好吗?
原来Mr Chew还活着。
下午,他睡着了,发出如雷的鼾声。
Mr Chew的鼾声并不难听,听了令人心安。
写下这些,向同善医院709病房的护士致敬。

2 条评论:

karling@karmin 说...

有時候鼾聲不代表吵

是代表還存在著

以前當我媽媽睡著的時候

我常常都會看著她

看著她呼氣吸氣

這樣就安心了

現在是看著爸爸

還好爸爸每次睡覺都會有鼾聲

许友彬 说...

是的,有时听到太太在傍边细微的鼾声,我都有一种不寂寞的幸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