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6日星期一

永远的日莱峰

星期天,在北海,打开酒店窗口,看见日莱峰。
那熟悉的山影。



1971年,我在亚罗士打吉华中学念书。
学校搬到吉打港口。
我坐在窗边。
望出窗外,是稻田,是日莱峰。
我喜欢看山。
老师讲课时,我常看山。
那时,我看到的是日莱峰另一面。

1985年,父亲去世。
葬在三英里。
坟墓对着日莱峰。

每年,我们去扫墓。
插香之后,
蓦然回首,
日莱峰。

我们人世间看的山,
爸爸往生后看的山,
是不是一样的山?


3 条评论:

冷酷天使 说...

很美...^^

j 说...

中学假期常去日莱峰露营.家靠近日莱峰。

孜涵的妈 说...

看您的作品几十年了,从瘦子到徐友彬,还不知道您也是吉华国中的。我也很怀念那里的稻草,从插秧,成长,结穗到收割,每天清晨可以看到露珠一串一串的,很美。。

现在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