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7日星期二

讲堂

我们去过很多小学开讲座。
华文小学的设施各有不同,落差很大。

有的学校有冷气讲堂。
学生可以在里面舒舒服服地听我们讲故事。



有的学校有良好的放映设备。
我们可以在里面玩蛋蛋。



今天去的学校校地不足。
学生要在阳光下听我们说话。



和煦的阳光,温馨的环境。
校长、老师和学生都充满喜悦。

我觉得这样的地方也不错。
天大地大,就是我们的讲堂。

2009年10月26日星期一

免费看《青色的围墙》


新书出版了吗?



不是,只是封面印好了。


《青色的围墙》将在11月15日以后才出版。
不过,如果你想先看,可以看《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将在11月1日开始连载《青色的围墙》。
如果你家订阅《光明日报》,你不必买书,可以免费看。

2009年10月25日星期日

又去太平

在太平,遇继程法师。
继程法师挥毫,我拍照。


黄碧云老师带一个学生来。
学生拿书给我签名,拍照,在此打广告。



2009年10月22日星期四

奔波

这几天,忙着跑来跑去。
昨天一早赶去太平,去两所中学,连赶两场讲座。

今天早上去巴生的小学,晚上要去一个同事的婚宴。
明天早上有一场讲座,中午要去太平开两天的会议。

去多趟太平,昨天才吃到Matang著名的海鲜粥。
海鲜粥卖相不怎么样,吃进嘴里觉得很幸福。


2009年10月17日星期六

婚礼之邦



我们在青岛一日游,处处遇到拍婚纱照的人。
他们从外地来,到青岛的海边取景。
和我们同行的梁靖芬说:像一群企鹅。
我们去参观亚洲最大的天主教堂。
拍照的时候,也难免把一对对新人收入镜头。
青岛市区有婚纱一条街,
假如你要结婚,可以到那儿租婚纱请摄影师拍照。

2009年10月16日星期五

狡猾的总督

青岛曾经是德国的殖民地,现在还有很多德国建筑。
青岛出版社的朋友带我们去参观青岛迎宾馆。

青岛迎宾馆的前身是德国总督官邸。
官邸里面有很多机关。



客人被引入客厅后,总督就躲在这个隐秘的楼台里。
楼台的彩色玻璃有一片是透明的(你看到了吗?)。
总督透过透明玻璃窥视客人,你暗我明。



总督的桌子有机关。
抽屉有双层外面一层,里面一层。
秘密文件藏在里面那个抽屉。
打开抽屉的人只打开外面那层,看不见秘密文件。




《青色的围墙》书签




2009年10月15日星期四

顺利签约

我们从中国青岛回来了。
我们和青岛出版社签约,授权他们出版我们的14部小说。

签约仪式很隆重,
当地电视台也来拍摄。



我在签约仪式上说几句话,
说得结结巴巴。



红蜻蜓的执行董事罗宗荣和青岛出版社的总经理签约。
我们的小说终于航行向中国,登陆青岛。




2009年10月11日星期日

要去青岛

今晚又要坐飞机去中国。
这两个月,我去三趟中国。

上次我们在北京遇到青岛出版社的一个编辑主任。
她看中红蜻蜓的小说。



这次我们去青岛,
希望能成功签约,
把我们的小说打入中国市场。








2009年10月8日星期四

姚先生走了

昨天我生日,生日不快乐。
一早就接到噩耗,姚先生去世了。

我忍住不哭上台讲座。
忍住不哭讲了几个笑话。
忍住不哭给学生签名。
学生对我说生日快乐。

一离开学校,我就偷偷流泪。
原来眼泪也可以像憋尿一样忍住。

一整天都接到电话和短信。
短信有祝我生日的和报姚先生噩耗的。
分不清生日和死日。

三家报馆的编辑给我电话,
要我写悼念姚先生的文章。

昨天晚上我写了三篇悼文,
越写越伤心。
姚先生待我有如父亲,我欠他的太多太多。

今天我赴光明日报接受关于姚先生的访问。
明天早上可能还要接受电视台访谈。

我想,现在我能够为姚先生做的,
也只有为他写文章和替他说话。

8月28日我最后一次见姚先生。
这是当时他的菲佣为我们拍下的合照。




2009年10月6日星期二

妈妈不在,生日没意义

前天去学校,学生给我和秀茵唱生日歌。

从学校回到公司,我整个下午都在写字,
写“青色的围墙”五个字。

写了几百次,写得端正了,写得美了。
可是,少了初次写时的笨拙。
最后,还是喜欢原本的不完美。


《青色的围墙》交给编辑俊心。
我松了一口气。

小说写完的快乐,就是我的生日礼物。


这部小说,有两个作者。





明天我生日,但我不想庆祝。
我想到妈妈。


我出世时,妈妈记忆最深刻,我全无印象。
我出世那一天,对妈妈来说,深具意义。
妈妈已经不在,我生日又有什么意义?

2009年10月1日星期四

《青色的围墙》


《青色的围墙》加上了书名。有何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