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日星期四

《鹅卵石》首三章

1

世界原来那么不公平。
大人们都蛮不讲理。


我承认,有时候,我瞒着爸爸妈妈玩电脑,通宵达旦不眠不休;

有时候,我懒惰起来什么都不做,第二天才去学校抄朋友的功课;
有时候,老师叫我们翻开课本,课本够大,我就用课本挡住脸孔打盹。

除了这些微不足道的坏习惯,我基本上是一个诚实善良的好孩子,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可是,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待我?

我知道,我有点胖,有baby face,有酒窝,很可爱。可是,可爱不是罪过,有酒窝不需要遭人妒忌,为什么他们忍心蹂躏我13岁弱小的心灵?

他们是我的家人,我最亲爱的家人。
长久以来,我一直以为自己是陈家三代单传,备受宠爱,家中地位排第一。


现在我才知道,这只是美丽的错觉!
终于理解家中地位的排序:爸爸、妈妈、大姐、二姐、我(陈大同)。


我简直连一条狗都不如!
想到家中那条狗,更教我悲愤难平。
如果连狗也算进去,家中地位的排序是:爸爸、妈妈、大姐、二姐、一条癞皮狗、我。

事实,有必要这么残酷吗?
一条癞皮狗比我还自由,无需参与会议。

家庭会议定在每个星期六晚上召开。
家庭会议的开场白,个个都惺惺作态,虚情假意。

“同同,你好?”
妈妈跟我握手。

“弟弟,你好?”
“弟弟,你好?”
两个姐姐跟我握手。

“弟弟,你好?”
爸爸也跟我握手。

有这样的爸爸:叫自己的儿子作“弟弟”,叫自己的两个女儿作“大姐”“二姐”,叫自己的老婆作“妈妈”。
我是不是应该叫爸爸作“哥哥”?

他以为自己还小,以为家中的地位排序是:妈妈、大姐、二姐、爸爸、一条赶不走苍蝇的癞皮狗、可怜的陈大同。

爸爸以为他年轻潇洒,风流倜傥。
相对的,妈妈以为自己人老珠黄,风烛残年。

今天的家庭会议,由妈妈主持。
“同同,今天轮到你感恩。”

家庭会议是这样的,先“你好”、握手,然后其中一个说一些感恩的话。
这个星期轮到我感恩。

“今天全家人能够开会,我们感恩。”我诚恳地说。
“太短了!”二姐批评。
我瞅一瞅大姐,大姐也附和二姐说:“唔,太短了。”

非要我啰嗦不可。
我只好说:“今天爸爸没有外遇,妈妈没有生气,大姐没有人约会,二姐没有中选为演员,大家能够在这里开会,我们要感恩。”

全部人脸色骤变。
没有人喜欢诚实的孩子说真话。

我说的句句属实:爸爸好像有外遇,妈妈每晚和爸爸吵吵闹闹。
虽然在我面前,他们佯装作若无其事,摆出一对恩爱夫妻的样子,
可是,他们在房间里吵得天翻地覆,又不要装隔音设备,
而我不是聋的,怎么可能听不见?

我在隔壁房饱受精神煎熬,玩电脑游戏时频频失误,
水准大跌,快要失去江湖霸主的龙头宝座了。

至于大姐,她自己说过,没有男生愿意跟她约会,她只好从大学校园赶回来。
二姐参加学校话剧组,想当女主角,结果在第一次选拔时就被淘汰出局。
没有机会排练话剧,她才一路淌着眼泪搭巴士回来。

大姐和二姐都是失意人,心头充满怨怼,我这个乖巧听话的弟弟就无端端遭殃了。
我说出真相,家里四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没有人愿意面对事实。

爸爸比较奸诈(爸爸说做商人就是要奸),所以他最先发出嘿嘿嘿嘿的奸笑。
爸爸说:“嘿嘿嘿嘿,感恩,感恩。这个星期轮到我主持唱歌节目。今天,我们唱《两只老虎》。大家一起来,要做出动作。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

爸爸装出可爱的样子。每次轮到他主持唱歌,每次都是《两只老虎》。
他以为自己还是小孩子。有这么一个幼稚的爸爸,我不知道应不应该长大。

妈妈(会议主持人)懒洋洋地说:“现在请各自报告下个星期的活动。”

“下个星期,我在学校有一个生活营,我得回到学校去。”
二姐念独中,住在学校宿舍,每个假期她都有生活营。
换句话说,学校假期她也不想回家。

“下个星期,我要赶一个assignment,可能忙得几晚都没有时间睡觉。”
大姐总是在说念大学是一件很苦的事。
真不明白她何苦要去念大学,自讨苦吃。

“下个星期二,我要去中国公干几天。”
爸爸在中国广州有生意,每个月必定飞去中国一趟。
他的离开,我们已经习惯。他不在时,没有人会思念他。

“我也跟着去。”妈妈轻描淡写地说。
“你也去?”大姐和二姐感到惊奇。

我不觉得奇怪。
妈妈以为爸爸在中国有外遇,所以她要跟着去侦查清楚。
爸爸证实了我的想法。

“就如刚才弟弟所说的,妈妈以为我有外遇。这是一场误会,因此,我特地邀请妈妈跟我一起去中国,让她了解我工作的情况,解开心结。”

下个星期,爸爸妈妈不在,两个姐姐不在,
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自由自在,真是太好了!
感恩!感恩!

“同同,你呢?”妈妈问。
“我没问题,我一个人在家,我会自己照顾自己,你们不必为我担心。我会自己煮面吃,我会自己读书……”

我会玩电脑玩到天亮,睡觉睡到天黑。
我会十分开心,天天吃速食面,好好爱自己。

“同同,我们知道你一个人在家很寂寞,就替你安排了节目。”
妈妈虚假地一笑。

不要安排我去假期补习班,不要!
好啦,安排我牵狗去大便。

“弟弟,我已经替你报了名,下个星期,你去住在忘忧农场。”
爸爸盯住我,等待我的反应,以为我会感激地搂住他。

“什么是忘忧农场?”
我一头雾水。

二姐抢先说:“那是一个戒毒所,最适合你的地方。”
“我没有吸毒……”

“你中电脑毒!”大姐二姐同仇敌忾,同声谴责。
“那里没有电脑?”

“是!”二姐幸灾乐祸。
“也没有电视机!”大姐补充。“哈哈哈!”

天哪!没有电脑,没有电视机,我会死掉!

妈妈安慰我:“你爸爸说,忘忧农场是一个好地方,六天很快就过去了。”
六天?
我一天都活不下去。

爸爸企图说服我:“那个农场,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是一个让学生减压的好地方。”

回到古代去减压?
那是大人需要的减压方式,不是我。
我只要一台电脑就能减压。

“我可以不去吗?”我近乎哀求地说。
“不可以!”两个姐姐丧失天良,没有同情心。

“我在上个月已经替你报名,给了订金,你这六天的住宿可不便宜。”
爸爸说出他的大恩大德。

“这不公平,你们不尊重我,没有先跟我商量就替我报名。”我抗议。
“爸爸愿意把钱花在你身上,已经对你很公平了。”妈妈居然帮爸爸说话。


一定是妈妈要跟爸爸去查案,家里没有人照顾我,才把我送去那个鬼地方。
“可以不可以再让我考虑两天?”我试图用缓兵之计。


“你没有选择,这是沉迷电脑的处罚,是一项公平的判决,你非去不可!”
二姐残酷地说。

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一个善良可爱的好孩子?
我差点儿崩溃了。

“好啦,弟弟,不要破坏气氛,明天我再跟你单独谈。”爸爸圆滑地说。
谁破坏气氛啦?

接下来的家庭会议,我的心情完全被破坏了,无心参与。

根据议程,接下来是大姐分享心得。她跟大家上课,谈金融风暴、经济海啸。
我听不懂,也不想听。

她说完,是分享食物环节。
这一天,由二姐做东。她买了棒棒糖请大家吃。
二姐给我一支古怪口味的,我搁在一旁,不吃。

妈妈对我说:“同同,又是感恩的时刻了。”
大家站起来,手挽手。

我郑重地说:“我们一家人能够团聚在一起,完成这个圆满的会议,做了一个公平的裁决,处罚一个诚实的好孩子,大家都感到十分痛快。我们谢天谢地,感恩。”

2

我打开电脑,启动“谷歌”搜索器,键入“忘忧农场”。
大新闻!


两个月前,有一个住在忘忧农场的17岁少年遭水溺毙。
轰动一时的大新闻,我的爸爸妈妈还有两个姐姐居然不知道。

这也不奇怪,爸爸看报纸,只看政治新闻和经济版;
妈妈不看报纸,只看电视,关心的是TVBS的台湾新闻,不知道马来西亚发生什么大事;
大姐功课忙,睡觉都没有时间;
二姐只注意娱乐新闻,其余一切不管。

叮!我想到一个好法子。
我只要翻开旧报纸,找出这个少年在忘忧农场溺毙的新闻,爸爸一定会改变主意,不敢逼我去忘忧农场。
不然,哼,我也溺毙给他看,让他断后,对不起十八代祖宗。

这个少年叫做朱树凯。
朱树凯了不起,年年考第一。
他年底报考SPM,老师预测他会考取16个A1。

家长和老师对他有太大的期望,给他太大的压力。
假期前,他连续旷课两天,家长和老师都不知道他的行踪。

有一个好心的老师,出钱资助他去忘忧农场,以便纾解他面对的压力,谁知反而害死他。朱树凯可能因为压力太大,跳河自尽,结束自己17年的生命。

考试压力逼死学生,这样的新闻应该给爸爸妈妈看,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逼我读书?
不过,也有另外一种说法。

根据警方的调查结果,朱树凯不是死于自杀。
朱树凯的死因,纯属意外。

溺毙朱树凯的大河虽然有十多米宽,只有一米深,不及大人的腰部,可涉水而过,没有危险。

朱树凯的意外,是20年来第一遭。事出有因,当晚山林连绵大雨,引起山洪暴发,河水猛涨,湍急的大水把朱树凯冲走。

当晚,朱树凯可能只是站在河岸边,没想到洪水忽然涌来,把他卷入河中。
他的遗体漂流了两公里,才被河边大树根搁住。

据说,那一晚,不只河水上涨,整个忘忧农场都遭水灾,水深约二尺。
忘忧农场的主人强调,溺毙朱树凯的大河不属于忘忧农场范围。朱树凯在半夜擅自离开农场,走到河边不幸溺毙,与农场的管理无关,农场恕不负任何责任。

这则新闻也应该给爸爸看。

看,如果让我住在那里,半夜出来河边小便,也会被水卷走。
爸,如果你坚持要把我送去农场的话,很可能我就是下一个朱树凯了。
到时候,你跟农场理论,他们也不会负责任。

对了,这样跟爸爸说,爸爸一定怕到半死,不会让我去农场。
他一定要我留在家里,让我玩电脑玩到疯掉。哈哈哈!

我对朱树凯这个人越来越感兴趣,顺便“谷歌”朱树凯一下。
哇!原来很多人都在谈论着朱树凯的死因。有人说他是因考试压力而死的,借故谴责考试制度。
有人说他是意外坠河死的,劝人“欺山莫欺水”。

有一个说法,更吸引我。
朱树凯是被水鬼捉去的。

朱树凯不是第一个被洪水冲走的。
20年前,同一地点也曾经发生洪水,把一个巫裔少女卷入河中。
同样的,那个少女的尸体也是搁在树根下,情况和朱树凯完全相同。
朱树凯只不过是重演那个少女的死法。

少女死后,她的鬼影常常浮现在河中,尤其是月圆之夜。
夜间在河边垂钓的村民曾多次看见女鬼。

他们瞥见女鬼从河中冒出来,浑身湿漉漉。女鬼美不美?
相貌如何?

村民说没看清楚。他们不敢正视。
他们说,遇见女鬼要“视若无睹”,不可直视,更不可旁窥,
身体不可轻举妄动,鼻子嘴巴屏住呼吸。
两三分钟后,背后有飕飕凉意,即女鬼已经离去。

村民说,要是他们敢正眼直视,现在早已死于非命。
朱树凯会死,想必他不懂规矩,眼睁睁盯着女鬼,犯下大忌。

有一个署名“大祆”的网民,说他亲眼目睹女鬼现身。
他半年前住在忘忧农场。

那时他拿着相机,伏在地上拍摄月亮。
由于他没有带三脚架,只好把相机架在一块石头上,低身拍摄。

寂静的夜晚,忽然河水噗嗵一声。
他转头看去,看见女鬼从河中冒起来。女鬼长发披肩,貌似二十余岁少女。

他先是吃惊,想拔腿逃命,后来灵机一触,他想,如果能拍摄女鬼的照片,一定是举世轰动。于是他壮起胆子,举起相机,朝河中瞄去。
可惜,女鬼已经倏然而逝,不见踪影。

“大祆”说,如果有机会,他愿意再去忘忧农场一趟,拍摄女鬼的照片,贴上网让大家欣赏。

我翻查日历,下个星期,正逢农历十五,月圆之日,女鬼出现。
如果让爸爸知道忘忧农场有女鬼,爸爸肯定不会让我去。

想到爸爸不会让我去,我就心痒痒,有一股想去忘忧农场的冲动。
别傻了,我去农场做什么?

我可以拿新买的数码相机去拍摄女鬼的照片,把女鬼的照片贴上网。
唔,不错。

我可以查明朱树凯的死因,把故事贴上网。
唔。

白天做侦探,晚上找女鬼,去忘忧农场还有什么好玩?
既然是农场,一定有牛羊吧。

我可以烤羊肉,锯牛排,吃牛腩面。
吃完,抹抹嘴巴,来,给我一杯新鲜羊奶。(要不要弄热?)就弄热吧!
天天吃大块肉,喝大碗奶,我太高兴了。
有鸡吗?(有。)什么鸡?(肉鸡、蛋鸡、甘榜鸡。)现在不吃鸡,给我两个半生熟鸡蛋。(好。)

有没有胡椒粉?(有。)有没有酱油?(有。)
(今晚想吃什么夜宵?)给我半打烧鸡翅。(要不要抹上蜜糖?)要。

我就整天吃吃吃,吃很多很多肉。我最喜欢吃肉了。
妈妈不让我吃太多肉,怕我太胖。

在农场,妈妈看不到,我吃吃吃,鸡肉鸭肉牛肉羊肉。
吃很多肉,不怕胖。

我会减肥。我跑步,跑跑跑,赶鸡鸭,赶牛羊。
我想太多了。农场有没有这样好?

没有。
没有电脑,没有电视机。
回到古代,我能生存吗?

不能,我一定会无聊到死掉。
最后决定,不要去农场。

明天告诉爸爸,有一个叫做朱树凯的少年死在忘忧农场附近。
我不是要去查朱树凯的死因吗?

我和朱树凯非亲非故,干吗要查明他的死因?
我不是要拍女鬼的照片吗?

拍得出来别人也不会相信。
最后的最后决定,去还是不去?

再给我一个理由。
我继续看关于朱树凯之死的网页。

朱树凯死的时候,手中紧紧攥住一个鹅卵石。
鹅卵石上面,绘有一颗红心。
一个鹅卵石,一颗心,留下一个谜……

3


坐在爸爸的汽车里,我不敢说话。
我是一个诚实的好孩子,除了玩电脑以外,别的事情都不会瞒着爸爸妈妈。

我怕我一个不小心,漏嘴说出朱树凯溺毙的事,爸爸就会把车拐回头,不让我去忘忧农场了。
爸爸和我坐在车里,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爸爸一副得意的样子,一定是以为他教导有方,说服了我。
他以为我会乖乖听他的话,去忘忧农场学习过健康的生活,重新做人。

我不是爸爸的悬丝傀儡。我没有想要改变自己。
我去忘忧农场,不是因为爸爸,是因为我自己,我有我的目标。

我要去拍鬼的照片,然后把照片放上网,吓死全世界的人。不过,这不是我的目标。
我的目标是,去查明朱树凯死亡的真相。

朱树凯死时,攥着一个有红心的鹅卵石。
这是一个精彩故事的开端。我要把这个故事写成一部长篇小说,贴上网。

小说的名字就叫作《鹅卵石》吧。
这将是我第一部长篇小说,奠定我作为网络小说家的基础。

成为网络小说家,是我的梦想。
为了实现我的梦想,我必须到现场去侦察,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我还不知道《鹅卵石》将是一个什么故事,也许是一个鬼故事,也许是一个侦探故事,也许是一个爱情故事。
不管什么故事,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我对《鹅卵石》有信心。

到这里,我觉得自己责任重大。
我瞒着爸爸,冒着生命的危险,进行这么重大的任务,我的心里诚惶诚恐,对爸爸有点儿过意不去。
爸爸正在收听股票行情。

“咻!”爸爸关了收音机。
“你去忘忧农场,过的是群体生活,可不像在家里。”

“知道啦。农场里有多少人?”
“二三十人吧?忘忧农场里有五间男生宿舍,五间女生宿舍。现在是学校假期,相信会爆满的,幸亏我在一个月前就替你报名了。”

“爸爸,你对农场的事很清楚?”

“农场主人蔡先生是我的好朋友。他本来是银行经理,受不了工作压力,才出来开农场。蔡太太是教师,辞去教职,帮忙丈夫打理农场。蔡先生有一个女儿,叫蔡诗诗,天天都在农场帮忙。蔡诗诗是一个勤劳孝顺的好女孩,你应该多多向她学习。”
爸爸呶呶不休。

“知道啦。”
“在农场,过群体生活,你不能那么自由自在。人家吃饭,你就要吃饭。三餐要吃得饱,知道吗?”

“有没有牛排?”
“啊?”

“有没有烤羊肉?”
“嗯……”

“农场不是有很多牛羊吗?”
“噢……我不知道。”

“我知道农场还有一条大河。”我脱口说出。
“的确有一条大河。”

“爸爸,你不怕河水把我冲走?”
“不会的啦。那条河很浅,河水才到我的大腿。”

“到你的大腿?爸爸,你去过?”
“两年前去过一次。那时宿舍刚建好,蔡先生邀请我去,我住一个晚上。”

“你住在农场时,有没有看见鬼?”
“鬼?不要迷信,这世界上哪里有鬼?”

爸爸和我的信念不一样,他相信的,我不相信;我相信的,他不相信。
这就是代沟吧。
爸爸说话有矛盾,他来过农场,却不知道农场有没有牛羊。

“农场快到了。”
爸爸指着路边一个箭头。

箭头写着“忘忧农场5 km”。
我们经过一个马来甘榜,随着指示牌弯入一条黄泥路。

黄泥路左边都是荒地,长满杂草。黄泥路右边是一条大河,大河的另一边是树林,树林那边的地势渐渐升高,形成一个斜坡。

我凝望大河。一个17岁少年就死在河里。
河流平静得令人厌恶,像一个做错事又不承认的孩子。
两个月前它刚刚夺取了一个少年的生命,现在却装作若无其事,仿佛一切与它无关。
河心展示着它的清澈纯洁,流水婉顺自然,表面还漾着叫人怜惜的粼粼波光。

车头突兀向左一转,我身子往右晃去,鼻子撞到车窗玻璃。
“哎哟!”我扁平的鼻子更加扁平。
“到了!”爸爸紧急刹车。

汽车停在草地上,引擎嘎嘎叫着,爸爸匆匆下车。
等到我“安全着陆”(草地有些水渍,我怕弄湿了布鞋),爸爸已经把我的两个大皮箱拖下车。

我们前面有一座深褐色的高脚大楼,有如旧时木制的马来宫殿,左右两翼展开,中间有一座两层楼房,楼房上漆有四个大字:忘忧农场。

大楼后面有山坡,山坡上建有一间间小茅屋,最高处还有一座别致的暗红色小楼房。

大楼左边是一片田地,有一畦畦的田,有一垄垄的菜,有一簇簇的香蕉树,有攀藤的架子,有遮雨的棚子,哪里有牛羊?

“诗诗,你好?”爸爸大声呼叫。
大楼里走出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走下楼梯。
她大个子,短发,方脸,眼睛细长,嘴巴阔大。
“陈叔叔,你来啦。”诗诗走过来。

“这是我的儿子,大同,我把儿子交给你了。弟弟,叫姐姐。”
“姐姐。”我含糊地叫。

诗诗没有看我,只管对着爸爸问:“他有手机吗?”
爸爸问我:“弟弟,手机呢?”

我从裤袋摸出手机。
爸爸夺过手机,把手机交给诗诗。

爸爸拍拍我的肩膀。
“听姐姐的话,我要走了,拜拜。”

我问爸爸:“我晚餐吃什么?”
爸爸上车。“不用担心,姐姐会照顾你的。”
爸爸关车门。

我再说什么也是徒然的,他不会听见。
我转身问诗诗:“我晚餐吃什么?”

诗诗冷冷地睃我一眼。“吃青菜,这里吃素,天天吃青菜。”
我中计了。

爸爸知道,我只吃肉,不吃青菜。
“爸爸!”

爸爸透过车窗玻璃对我一笑,向我挥挥手,踩踏油门。
只见汽车急速转弯,排气管向我吐一口白烟,汽车便呼啸而去。

“爸爸!”
我哭叫,追赶爸爸的车。

爸爸的车在黄泥路上颠簸,摇摇摆摆疯狂飞奔,分明是逃脱我。
我如被遗弃的孩子,站在草地上嚎啕大哭。
……
……


《鹅卵石》将在下个星期出版。
如果现在预购,也许下个星期就可以收到。



















预购请上红蜻蜓网上书店http://www.odonatabooks.com/webshaper/store/viewProd.asp?pkProductItem=355


34 条评论:

嘉麗 ChiaLi 说...

我一定买~呵呵。。。。


这三张不要看现。。。等买了才看~

嘻嘻~

神经俱乐部 说...

支持!!!
有点搞笑呢

*jing* 说...

我在上个星期预购了....
有彬叔叔要帮我签一个大大的名哦..
好喜欢封面!!!
加油^^

杰克 说...

如果要订购,要怎样付钱啊???

miyako 说...

我在popular买吧~
相信很快会出现的..

不错的故事噢~~

薰衣草 说...

要几时才会在IKANO的POPULAR里出售呢

婉暄 说...

小说的封面不错!!希望新书大卖!;-)

wenyileong 说...

久违了~!~!

K!W! 说...

uncle,我一定捧你场的啦!!
不过……不知我几时能买呢??
加油哦~~

↙┨纯纯·梦☆ 说...

支持!
加油!
祝福:新书大卖!
还有,为什么不是跟秀茵姐姐一起同时间推出新书的呢?

x嘉欣 x JiaShin x Jocelyn x 说...

我喜欢这个故事,一定很好看!肯定买!

友 情 天 地 说...

我已经上网预订了……不知几时才寄到……记得帮我签名噢!!!

许友彬 说...

预购付款事宜,可询问红蜻蜓网上书店Jasmine 03-91011179。

我不知道新书几时会在大众书局上架,应该是七月中或七月底。

秀茵的新书在八月才会出版。

daydream 说...

如果在网上订购,许爸爸可以帮我签名吗?还有雨文和沈雨仙的书。

Agnes 说...

我要看,非常的好看,真的好期待?好可惜我不能买来看...因为,没钱=='

JunJun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雏蝶 说...

不好意思,问一个于这篇无关的东西,
是关于写小说比赛的:如果我自己写一篇小说,又和朋友一起写另一篇小说,可以接受吗

匿名 说...

好好看,我一定会买,希望你的新书大卖

XHueYingX 说...

看了这几章超想要快快得到那本书继续看下一章

匿名 说...

好好看的样子哦~不知道能不能买到这本书哦~....因为我要为UPSR做准备了....再看下去肯定被骂的....许叔叔你偏的书...好好看耶~我永远支持你!!加油!!我是一名12岁的小男孩(其实我不喜欢用小男孩称呼我自己)我的朋友看了你的书都叫:"好!!"

许友彬 说...

daydream
上网订购的书,我可以签名。

雏蝶,我建议你专注写一篇就够了。

12岁大男孩,你就等考完UPSR才看吧。

Sabrella 说...

好好看!我也要买了!

六月 说...

如果我已经写好了一部小说,可以现在给你看吗?希望可以出版的。

而八月份在开始写另外一部小说参加比赛。可以这样吗??

衷心的问

李咏淇 说...

我要在网上订购!
友彬叔叔可以帮我签名吗?

Cheong 说...

《鹅卵石》和你的出生日期有什么关系呢?hihi!

落魄小提琴玩家 说...

《鵝卵石》我買定了。
很可愛的孩子呢!
很想知道接下來發生什麽事呢!

许友彬 说...

《鹅卵石》在今天出版,
不过我还没看到,
今天晚上才会从印刷厂载去出版社。
每天早上,我回去为预购的读者签名。

鹅卵石跟我的出生有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
那天和学生相聚。
甜点是麻糬。

学生夹起圆圆的麻糬,说:这是鹅卵石还是蛋蛋。

六月 说...

嗯,其实我不是很在意奖金的。
我向往的是那种满足感。那一本本的小说放在书架上的满足感。

所以希望可以成为蜻蜓的作者喔。
谢谢你

忍者涵 说...

我绝对会去买这本书的!
好书就要支持!

嗯...
我想说的是,
我会参加小说比赛的,
不过我写的故事类型,
偏向于爱情的,科幻的,
所以在想着,有教育性,
又很创意的故事。

最后,希望友彬叔叔的新书大卖!

小满 说...

我还真的用谷歌去搜索了= =

匿名 说...

让人想入非非~
心情变幻无常~
一股冲动想把故事读完..
like this!!

雪美 说...

一个鹅卵石,一颗心,留下一个谜……
现在的心情是~紧张+刺激
好极了!!
妈妈想必会喜欢..

婉晴 说...

每个人都会有一个梦想,有一个愿望。我的愿望有很多个,最想的愿望就是成为红蜻蜓出版有限公司的作家。我最大的梦想就是买一架数码相机和完成一部长篇小说。

友彬叔叔,我想请问你2009年第四届海外华文书市,有彬叔叔会举办签书会吗?会在几时呢?

开心果.... 说...

呵呵。。这本书好好看,我一定会买的。。请问秀茵姐姐会出什么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