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4日星期五

忽然想起他,而他已走


从甘马挽回来,接到陈天然先生的公子陈川珲的信息:
“家父陈天然于8月10日凌晨2点30分与世长辞……”

在甘马挽,忽然想起陈天然先生,
我还在给朋友的信息中提到陈天然先生。
而我不知道他已往生。

是不是一个人在往生前后,特别容易让人想起。
我也曾想起某人,后来才知道某人往生。
我的朋友,不要让我想起你。

想起陈先生,因为自己在做文字工作。
看到“一艘船”,想起陈先生说大船才用量词“艘”,小船用“只”。
陈先生不但是语音专家,还是字词专家。

1980年,我在学报社当编辑,那时没用电脑,还是剪贴时代。
用手工剪贴需要功夫。
我们学的一套功夫,据说来自一个师父。
我不知道这个师父是谁。

后来我才知道,传说中的师父是陈天然先生。
原来陈先生在60年代,曾在我工作的编辑部工作。

我知道的时候,陈天然先生已经在电台主持语音节目。
我常听他的语音节目,学了不少实用的东西。

初次见到陈先生,已经是90年代。
那时我去Angkasapuri录音,也忘了录什么节目。
录音完毕,走出录音室。
陈先生出来和我握手打招呼。
我跟他提起他是我师父,他哈哈大笑。

两三年前,教总主办一个语音课程。
我看到主讲人是陈天然先生,就报名向他学习。
陈天然先生看到我,也非常高兴。

那两天的课程,我学了很多东西。
这对我的写作,其实有很大的帮助。
比如我在《鹅卵石》提到“后视镜”,
要不是陈先生,我还称之“倒后镜”。

在那个课程里,我和陈先生交换了电话号码。
陈先生的手机里存有我的号码,所以他的公子才会发信息给我。

我有了陈先生的号码,
常常打电话烦扰他,向他请教语音的问题。
我会让我们的编辑先查工具书,
所有工具书都查不到答案后,我才打电话找陈先生。

我们公司出版了“明明丽丽”读本,
“明明丽丽”应不应该读轻声,常有争论。
就这个问题,我也请教了陈先生。

有时打电话去,陈先生没有接听。
不过,他一定会打电话回来,问我什么事。

那个课程之后,我就没有再见到陈先生。
课程结束前,他给我们朗诵一首诗,
我才知道他的朗诵功力是那么深厚。

8月9日,我去东海岸之前,在公司和秀茵开会。
我们讨论未来的出版计划。
我提起出版诗集,并找人来朗诵。

秀茵问我,找谁朗诵?
我笑笑不语,心中已有答案:陈天然先生。
秀茵也问:“陈天然先生?”

我出门之前也和太太提起生死问题。
我说,我们不必活到那么老,活得好更重要。
太太不想说话,避忌谈死。

陈先生的走,我觉得,他这一生过得很好。
他不断地学习,不断地传播知识。
他是马来西亚大部分华文老师的老师。

他走后,我觉得“痛失”。
以后我遇上语音问题,要去找谁?
这是很自私的想法。
我一直相信,一个人往生,是因为他有更好的去处。

陈天然先生说过,他学会那么多字词,因为他常“读”词典。
陈先生不在,我没有偷懒的捷径,只好多读词典。

陈先生往生,此去必走向更佳的境界。
陈先生,我应该说“走好”,还是“好走”?

8 条评论:

董百勤 说...

语音方面,我也是要多多加强。
来到师训这里,也得到了很多关于语音,汉语方面的知识。

无论是好走,还是走好。

我想,陈天然先生一定能明白大哥的心意。

pheinee 说...

天啊,
怎么近日所听到的难过,
竟是这么多。

恩师的二公子,
16岁的劲企,车祸丧生。
没想到大家目前正忙为他的怀念特集而忙碌的同时,
又听到这么一个消息。

和陈天然老师的认识,
是今年五月的事。
有缘共同参加第一届《普通话水平测试》的培训班,
后来又被安排和老师同批考试,
闭幕礼时,陈老师还被邀请代表考生说几句话。
听老师的从容不迫,
听老师的谦虚分享,
果真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还记得,我还向老师提起家父的老友- 蒙润荣先生和徒弟江宇凡先生。老师当时还笑笑说:哦,你认识他们?

听说八月尾会有一个颁发相关文凭的聚会。
陈老师无法如约出席,
这个遗憾是永远无法弥补了。
然而,
深信大家都会记得陈老师的终生学习精神。
勤读字典,就是老师所留下的,经典名言。

陈老师,
我会记得您的微笑,
那么和蔼可亲。
我会记得您的教诲,
继续努力。

谢谢您。

备注:附上陈老师的照片。http://pheinee.multiply.com/photos/album/102/102#20

追梦者 说...

还是要多多的学..

Janet 说...

节哀……………………………………

e-ninG 说...

我发现今年 好多人离开哦
无奈 我留不住 他们
无奈 生命真的好脆弱

玉佩之淇 说...

我觉得走好或好走,我们都应该祝福这位陈先生。走好,希望他上路“一帆风顺”。好走,希望他走得安安乐乐,没有遗憾。马来西亚有他,是我们的光荣。

那个卷发的女孩 说...

我是从我老师给我的电邮中知道这件事,伤。
以前参加华语演讲和讲故事比赛都有他当裁判,最喜欢听他讲的总评,有趣又容易吸收。
记得有一次价格故事比赛上台给总评时,他说:“尤其是第一名的那位,语音语调可以和专业广播员比,无懈可击!”后来我的了第一名。

感谢陈天然老师一直以来对华语这美丽的语言的付出。

匿名 说...

老师别伤心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