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6日星期四

救命恩人

在加影咖啡店吃粥,接到一张传单,叫我支持一下。
原来今晚有一个讲座,由邓章钦和张念群开讲。

我不是这里的选民,没想到要去。
邓章钦我认识他,他也认识我,但是我们不熟。
今晚,他给张念群站台。我不认识张念群。



张念群是火箭的一张美女牌。
听说她演讲也不错。美丽又会说话。
但是,我还是没有兴趣。

如果是阿鲁的讲座,我也许会去一睹风采。
我对阿鲁这个人比较好奇。
上次我说他没钱,今天就看他的塑料海报。



我撕了一张海报回来,是个大袋子。
2尺乘4尺,适合做垃圾袋。

我偷了他的海报,拿回家给太太看。
我问太太,这人像不像我的救命恩人。
太太说,有点儿像。

我有个救命恩人,说来话长。
1993年吧?我凌晨从北京回来,早上开车去上班。
那时细雨迷蒙,我撞上了蕉赖收费站的石礅。

我似乎昏迷了一阵,醒来听见唱机的音乐。
我没有伤痛,只有轻飘飘的快乐。
有一个像阿鲁的拖车佬出现,叫人把车拖走。

拖车佬问我住在哪里,我说不知道。我失忆了。
他带我去山力花园看医生。我的头肿得很大。
医生担心我撞坏头脑,叫他带我去医院。
我跟拖车佬说,我好像就住在这里附近。

拖车佬带我在山力花园兜圈子,叫我慢慢看。
一条路一条路地找,终于找到我的家。
我家大门紧锁,里面没有人。
原来我已经搬家了,不知道新家在哪里。

拖车佬带我去问对面邻居。我按着屁股。
邻居从我的钱包里搜出电话簿,找到我姐姐的电话。
打了电话给我姐姐,才联络到我家人。

拖车佬在我失忆时,陪着我老半天。
所以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不过拖车佬也让我很丢脸。
我撞车后,头肿了,裤子后面也裂了一个大洞。
而那一天,我刚好没穿底内裤。

太太看了阿鲁的海报。
他说阿鲁是印度人,拖车佬是锡克人。
也许是我认错人了。

30 条评论:

SMiLE 说...

看前面许爸爸说按着屁股,我还以为是伤到屁股了,屁股痛.那后来怎样恢复记忆?

许友彬 说...

smile,你很厉害,今天终于第一了。我要很多个小时后才渐渐恢复记忆,先想起自己车祸,再想起自己原来有太太,有孩子。于是开始很害怕,以为太太和孩子在车祸中遇难了。问护士,护士说他们没事,我不相信,每几分钟打一次电话给太太,打过后就忘了,记忆短暂,不能久留。

Ohbin 说...

友彬叔叔,
幸亏人没事,没事就好。
通常有事发生时,都是马来和印籍同胞会冲去帮忙。我们华人反而是三十六计。
可是哦。。。。
Ohbin没有想到原来你是那么的开发的。
呵呵呵

Emily 说...

哇,老师,那经历很恐怖,幸好你只是暂时性的失忆,当时太太一定很担心。

不知阿鲁看到你的部落会有什么想法。

老师过后没有跟那位锡克阿鲁联络吗?

许友彬 说...

ohbin,我不是开放,只是贪舒服,以为没有人会知道。我以为天天换裤,拉拉链要小心就不会有事。这是意外。另一次意外是在沙巴跳过路边栏杆,栏杆勾到裤子……

emily,过后没再见到锡克阿鲁了,有可能他也是印度人,只是高大肚子大,会说广东话。

SMiLE 说...

嘻嘻...刚巧没人留言,奇怪哦.
啊...许爸爸为何心情低落?是不是偷海报被捉了?

SMiLE 说...

对了,许爸爸如果不喜欢内裤紧紧的,可以去买那种四角裤.没有错的话跟男内裤同一部门的.四角裤很舒服,有意外也不用按屁股.

黑桃7 说...


友彬老师好

黑桃7 说...


友彬老师好

k.yap 说...

友彬前辈,其实你指的那位“阿鲁”候选人是一个叫的社会主义党的党要,是一个为阶级斗争为首要目标的政党。

据闻,由于党名有“社会主义”的字眼,所以多年来都无法获得有关方面批准成立。

因此,必须借其他政党的旗帜出征。本届大选,他们就以人民公正党的旗帜上阵。

三月八号记得出来投下决定国家未来的一票。

农历新年,回家过年;全国大选,回乡投票。

许友彬 说...

smile,四角内裤我买了,现在不敢再那么大胆了。我太太也喜欢帮我缝内裤。心情低落,只因为自己想得太多,感到自卑、渺小、讨厌自己。

黑桃7,欢迎你来。为什么是7?7是我的生命数字,我10月7日出世,陈国伟也是,陈冠希也是。

k.yap,谢谢你,我要等看有没有人知道阿鲁是谁,谢谢你告诉我。所以,这一次,人民公正党把旗帜借给很多人,网罗天下好汉,像当年刘备一样。你让我上了一课。欢迎你来。

小老鼠 说...

我试过站在公寓门口,把钥匙插了进去,怎么也转不动.
花了好久的时间才发现明明是向右转的,我却向左转.
好可怕,明明是每天都重复做的动作,竟然可以完全没有记忆.
失忆,真的很无助又恐惧!
让我想到之前书简的情况. >.<"

Anne 说...

其实短暂失忆的感觉是否会比现在的好呢? 因为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都想不起...
没想到火箭党 有那么的美女哦~~ 这里霹雳州出现了印度男生女生也是火箭党~ 看来他们计划要帮印度人出头了..

老侠 说...

近来常有听同事爆反对党没钱竞选.
最劲爆听的是有人竟说 :
"你没看到许友彬用手机拍阿鲁的竞选海报吗?"

大头_卜 说...

失忆时是不是很可怕??
前几天我在回家的路上目睹一辆车和摩哆相撞
恰好在医院前面
吓得我还以为 那摩哆骑士出事了
我哥哥还说 不用紧医院就在前面
真的要小心驾驶 什么事都可以发生

大头_卜 说...

那些海报到处挂 让我看到很不舒服
在车上坐着 都很不爽 两旁都是那些布条
好像很多人围着我酱 还有真的浪费 不环保
大选后 那些党员又不会去收拾 整个道路
满街满地都是 胜出的党在为他们的胜利喝彩
都不知会不会去收拾 一直在宣传
还到学校外面派 又快报阿 又徽章 还有光碟
我本不想去拿 那个人给了我 还问我几岁
说中四可以关心关心政治了 对是没错
可是给快报就行了 难道他要我带着他的徽章
到处跑么 ?? 还给很多小学生他们拿到很爽
随便翻了下 就扔了 浪费

CHOCOLATE sweetie 说...

嗨,友彬,你好。我是巧克力的妈妈。你失忆了,真惨!请问你有没有阿满的部落格吗?我已经好久没有看见他的文章了。真的好想念她噢!如果有,记得告诉我噢!

黑桃7 说...

因为7很漂亮。我也有救命恩人,但我不记得他是谁,也不记得他的样子。快死掉的感觉好恐怖!!!

许友彬 说...

小老鼠,我也常失忆,每天走的路,有时我也会在半路迷失方向,问自己该怎么走。

anne,我只知道在那短暂的失忆期间,在我想起自己原来有老婆之前,我都是快快乐乐的。很多事情记不得了。比如医生说我的头肿得很大,我还会开玩笑说头变大了会更聪明。想起有妻儿,担心别人,才不开心。

许友彬 说...

老侠,我在这里看到什么说什么,没经大脑,叫你的同事不好太相信。反对党没钱是看得出的,不过,如果候选人可以为自己个人的形象挥金如土,以后他做了官,会不会把我们的血汗钱乱乱花掉?

许友彬 说...

缇萦,原来黑脸那么厉害,我回去翻开旧账来看,了解一下。

大头,失忆有时真的很可怕,以前我认识一个叫小猪的女孩(现在是妈妈了),曾在巴士里晕倒,两天后在医院醒来,中间不知发生什么事。你说候选人派徽章给你,他很像毛泽东呢。毛泽东喜欢人人戴上他的徽章。

靖雯,那我也要祝福你妹妹。

巧克力的妈妈,我不知道阿满有没有blog。有谁看过叶宁的blog吗?

许友彬 说...

红豆小丁,《生命不能承受的轻》是一本书,米兰.昆德拉写的。米兰昆德拉是我崇拜的作者,但不一定是你那杯茶。

黑桃7,你有快死掉的感觉吗?

heimama 说...

我也很想知道阿满有没有blog!
uncle,你打电话问她啦!
问了再告诉我们。
如果她没有blog,
你就叫她快点弄一个来玩玩。

veronica 说...

许叔叔,你让我感到很意外。。。。。想不到你这么贪方便。还有,那次在沙巴被栏杆钩到裤子后怎样了?哈哈哈

许友彬 说...

heimama,我跟阿满也很久没见面了,她是个大忙人。我尝试联络她,在告诉你们。

veronica,沙巴那次跳栏,裤子也是在后面破裂(不幸中之大幸),我看到一家商店门口有一堆裤子大平卖,赶快飞过去,抓起一条裤子,冲进更衣室,再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出来付钱,希望没有人看见。我觉得自己有时很像mr bean。

k.yap 说...

友彬前辈,我寄了一封电邮去你的gmail account,要记得打开来看,然后转寄给身边的朋友, 一起分享。。。。

k.yap 说...

看后,顺便给些给意见。。。谢谢!

♀ 靖雯 ♂ 说...

我妹说他们的肖像挂得到处都是,很像通缉犯。

匿名 说...

恐怕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好的人了吧!许叔叔你好幸运哦!!!!

许友彬 说...

k.yap,我收到的是一张“建国有功,不代表可以为所欲为。”的poster,做得不错,还有别的吗?

靖雯,说的也是,以前只有通缉犯才满街贴。

匿名,我很幸运,常常遇到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