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9日星期日

今天,你成熟了

大选成绩振奋人心。
我有一些马失前蹄的马华朋友,我感到惋惜。
我也有一些报捷的反对党朋友,我恭喜他们。
撇开私情不说,单看国家前途,我感到兴奋。
我们已经迈向真正民主的道路。

民主就是人民要怎样就怎样。
人民思变就得顺应民愿。
难得这次人民思变如此一致,不分种族。
种族主义的框框已经被敲开。

很多评论员说大马人民成熟。
意气风发的安华也这么说。
到底什么叫做成熟,没人跟我们说清楚。
所以我只能在这儿猜测他们的意思。

不成熟的人就像小孩子。
小孩子喜欢吃糖果。
小孩子容易受哄骗。
小孩子的钱由大人保管。
小孩子不必知道得太多。
小孩子被恐吓后就会乖乖听话。
小孩子只看到你在他眼前为他做的事。
小孩子只想到现在,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小孩子不听妈妈的话,就是不孝不忠。
小孩子的妈妈,就是政府。

成熟的人民,不把政府当做妈妈。
成熟的人民,把政府当作男朋友。
你信任我,我也信任你。
你不要背着我,做对不起我的事。
你要保护我,别让我受欺负。
你要公平对待我,远离你的酒肉朋友。
我的钱是我的钱,你的钱也是我的钱。
你不要偷偷拿了我的钱放进你的袋子。
如果你连续犯错,我就会抛弃你。

大马人民成熟了,就像21岁生日。
我们已经拿到21岁生日金钥匙。
用这把钥匙,启开自由自主的新生命。

这是值得庆祝的事。
祝贺大家21岁生日快乐。
我们会永远记得这一天。
3月8日。

这一天,大家诚心的许愿,
吹熄引起乌烟瘴气的蜡烛,
切开民主的大蛋糕。
分给每人吃一块。

在这个喜庆的日子。
我们也不要忘记一个3月8日生日的老人。
我们欢送他回去鲁乃战地养老。
一路上他会看到一座座高高的牌坊,
刻着他的的丰功伟绩。
他会用嘶哑的嗓子,奋力高喊:
TOL!
TOL !
TOL!

28 条评论:

simple woman 说...

痛快痛快!尤其是最后一段。

SummerWave 说...

我和蔡兴隆的评选有相差,
我选你这篇为你部落格目前的最佳,
标题取得好,内容不得了,
普罗大众,不论教育水平,
不管什么出身,
皆能共鸣。

许友彬 说...

simple women,最后一段与主题无关,只是写到后面,自己使坏的心情又来了,爽爽辉一笔。

夏日,我会写这篇,因为想到这里有很多小朋友。昨天小女儿赔我看电视,我向她解释国会、州会、简单多数票、2/3多数票、执政权等等。今天早上看到人民成熟,我觉得有必要向小朋友解释什么叫做人民成熟,才像写课本一样说教一番。这篇就让它在这里好了,不适合上报。

女女 说...

許先生,我贊同你的使壞
我很同情那個老人
我的生日愿望成真了
他的沒有

這證明老天是有眼的 :p

veronica 说...

许叔叔,你写的这篇文章,我和老公看了都狂笑。(因为最后一段实在是写得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好了。)

怀怀 说...

許友彬,哈哈,我們的愿望實現了!檳城變天了,我現在的心情是即期待又怕受傷害!希望林冠英先生能把檳城搞得很好!

龙龙 说...

我只希望社会安定,找吃容易

没有动乱,不用吨粮食

舞照跳,马照跑

阿弥陀佛

yockmoi 说...

大馬人民不只成熟了,還很有勇气!
大馬人民万歲!!

hippo 说...

最后一段。。。
赞!!
赞!!!
赞!!!!

许友彬 说...

女女,那个老人,在他以后的每一天,都会想起昨天的痛。

veronica,能让你们狂笑,我觉得我写这篇很值得了。谢谢欣赏。

怀怀,我们要相信他,他会珍惜这个机会,竭尽全力的。他爸爸的一生愿望,来由儿子完成。

龙龙,每人都希望安定,这是人民共同的愿望。

yockmoi,大马人民万岁!

hippo,谢谢。:)

小老鼠 说...

友彬大哥,昨天大选没有我的份,所以我和大老鼠去外面散步.
坐在车里,忽然听到德国电台竟然拨出一段关于马来西亚政治的话题.
欧洲言论自由,众所周知.
我很高兴有机会听到德国人对大马政治的看法,因为这不在大马政府的管辖范围里.

节目一开始,是一堆印度人示威的声音.
电台借用印度人被歧视的话题,打开了大马政治的话匣子.
节目里说,当初宪法里的Article 11说到关于宗教自由的事,可是这几年来大马政治有逐渐区向"穆斯林"化的倾向.
马来人=穆斯林,没错.

我喜欢他们(德国人)的报导.
他们陈述的是事实,没有太多私人情绪,没有误导德国听众.
大老鼠和我讨论大马政治.
我没有反政府也没有支持政府.
我的确有受惠于政府的福利,同时我也感受到政府的不力.

昨天,我祈祷大马的选举至少有些"突破",我们要民主.
成绩出来,我很欢欣.

我同学的爸爸不是国政的候选人,可是今年是他蝉联N界州会一职.
我的前任副校长,温柔和蔼的蔡先生,也如愿蝉联,他是国政的.
人民选择真正为人民服务的人,不是党派.

我为我们的人民感到高兴. :)

老估 说...

老哥,没想到你欣赏尤绰韬!

她输了!

老侠 说...

小孩子懂得上网了....不乖了....

邓秀茵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邓秀茵 说...

在此想借用S.H.E的歌曲《痛快》,改改歌词,我要高歌:“痛快去骂,痛快去投,痛快去庆祝,痛快去感受……”
许友彬,你这篇东西振奋人心。
我和你都喜欢看夏浪写骂人的文章,
没想到,你竟也是高手之一。
我的眼镜跌破了两副。
不过,
我心甘情愿。
我的心现在很凉。
我要吃肉干和啤酒了……
yeah yeah~~

ps:有件事我想问很久了,请问那个老人的头发是不是假发来的?

Anne 说...

eh...."TOL" actually wat mean?

许友彬 说...

老侠,对,上网催人提早成熟。

许友彬 说...

秀茵,我没拔过那个老人的头发,没剃过他的眉毛,不知是真是假。不过,我愿意相信他的清廉,所以他应该不会偷政府做路的柏油涂在自己头发上。

许友彬 说...

anne,TOL是指高速公路收费站。你还小,可能不知道这个老人。我们的国家,会有那么多收费站,是这个老人的功劳。收费站年年起价,也是这个老人的功劳,他要确保大道公司赚钱。这个老人,有一年在鲁乃补选时,他放话说,如果国阵输了,他要待在鲁乃不回吉隆坡。不幸国阵在鲁乃输了,当晚他漏夜赶回吉隆坡。他应该退休了,我觉得他应该回去鲁乃履行他的承诺。

君子 说...

该说的,别人都说了。
哈哈……难得友彬叔叔突然有心情(有感而发?)写这种“骂人”文章!

百勤 说...

TOl一年起几次,导致通货膨胀,看来人民开始说出自己的意见了!

可霓 说...

我来自槟城;在P.J开素食店.
8/3是初一,素食店最忙的日子.
内心挣扎了几天,决定回槟好好利用手中一票.
6/3上网购票,全售完.
7/3到PUDU去;老公在车站跑遍所有柜台,没票.我说再努力找吧,我非回去不可.
终于买获一张4PM只抵北海的票,票价RM35.
我们在闷热的车站等了很久;才被通知巴士停在车站外围.
老公带着我及四岁的女儿冒雨随有关负责人去唐人街附近搭巴士.
因为乘客太多;巴士也多.我们被混乱了.等了几分钟后还没顺利上巴士.
我们又冒雨回到车站.老公叫我放弃,别回槟了.他心疼女儿出世以来没淋过这么多雨.
我说坚持到底,不能放弃.
终于顺利上路;我北上.老公在晚上关店后载家婆回劳勿投票,他南下.
南北大道有两宗车祸.我跟女儿抵达北海已是11PM.
等渡轮过到对岸;我们在凌晨1.30才踩在槟岛的土地上.刚好手提没电,害接我的友人担心不已.
8/3早上7.45出门.8.00正抵达投票站.8.25AM任务完成.回家吃早餐后收拾行李.
11AM我们已在回K.L的巴士上;因为我必须赶在晚上之前回店里帮忙.
现在一切已成定局,我为槟城的成绩而兴奋.
我们的的的确确成熟了.

许友彬 说...

君子,我没有骂人,我也不想骂人,只是人人以为我在骂人,因为那个人很欠骂。

百勤,也说出意见,但要小心一点。

可霓,看你回乡投票的文字,我很感动。改天去PJ,一定要找你的素食店。

linnh 说...

这就是我爱看的许友彬文笔, 你当候选人我包投你一票.
Linnh

许友彬 说...

linnh,谢谢你的一票。你的一票很有力量。

爱我,能吗? 说...

许老师,你写的很好,很棒!!
可是,我不明白你最后一段写什么,
能解释给我知道吗??
请容许我那么问~
呵呵!

许友彬 说...

爱我,能吗?我差点儿忘了回答你的问题,对不起。我写的是三美叔叔。这个叔叔帮我们建了很多收费站(tol),为大道公司做出很多贡献,现在他大选输了。我们都希望他回去吉打鲁乃,他曾答应鲁乃的人民要去那儿居住。如果从吉隆坡回去鲁乃,一路上他会看到很多收费站。这些收费站代表他一生伟大的战绩,他看到后一定会很兴奋,高声大喊tol tol tol。

爱我,能吗? 说...

噢!我明白了~
谢谢许老师的回答~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