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5日星期一

大选到

大选到,我们也有麻烦了。
上个星期五,我到公司时,有几个人在我停车的地方挖洞。
难道发现金矿了?
我问他们在做什么?
他们说,要竖起电灯。
我们这条短短的小路,政府要给我们三盏路灯。
我觉得有点浪费,我们这儿晚上还相当亮。
如果把三盏路灯建在更需要的地方,会更好。

今天来到,公司前面果然多了一盏
麻烦来了,公司前面停满了车。



我只好随便泊车,挡住别人的屁股。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公司对面正是国阵的竞选行动中心。

25 条评论:

老侠 说...

这样没脑.投它吗 ?

靖雯 说...

大选就跟做功课一样。平时管它的,事不关己,只要不是我的屁股被脱清光鞭打,就放着吧;考试要到了,要给功课分,全部死做活做、东抄西改,赶出一份烂报告。三小时就能完成得漂漂亮亮的东西拖三年做得糟糕糊涂。要知道功课分是看平时的功课不是靠last minute的,现在的人那么会伪装,看last minute work 就全部人都merit 咯。还评什么分?不过呢,(套句福尔莫斯小说看过的话)一个笨蛋总是还有更笨的笨蛋为他喝彩。嘘,我什么也没说(装死)。

许友彬 说...

老侠,投给谁是秘密,不可说。我只能说我从大学至今都没更换选区,在八打灵,那个地方比较能发挥选票的效力。

经雯,你引用福尔摩斯的话,贴切极了,给你鼓掌。

靖雯 说...

许老师,我是靖雯,不是经雯(经文?)也不是贾静雯。哈哈。我妈妈超喜欢那个“靖”字的,她说写错哪个子都好不可以写错靖字。XD

靖雯 说...

其实我只是看到他/她写的一part。我只知道他说是家长什么什么的。我只是没事找东西来讲。你觉得我有没有潜质去辩论?哈哈。我是很无聊才会搬出来写的啦,不是真的志在骂人。我没有那么八婆(骗肖啊)。我要是顶嘴的话我妈妈一定会气到爆血管,不过我大多数选择沉默。大多数是因为不想招来更多责备;有时是············我反应太慢,过了两、三分钟才想出对决,气氛早就冷了,要顶回去也没刚才够力(大多数吵架会出现这种情况)。

靖雯 说...

顺便问问哦,许老师你知不知道这个blogger有没有封锁某些文章的功能?

许友彬 说...

靖雯,为了俄尊重你妈妈,我会很小心你的靖字。
骂人跟辩论不一样,我喜欢看人骂人,不喜欢看辩论,除非辩论题目很吸引我。你很会骂人,能不能辩论我就不知道了。
Blogger 的情形我不懂,我只是初学者。昨天我听一个电脑专家说,他可以trace出写CBox的人,如果人家过分诽谤我,我可以采取法律行动。所以你骂人也要小心,骂错了,可能会被告的。

邓秀茵 说...

小天使:唉,那些一掷千金的投票宣传广告漫天挂,挂得毫无艺术美感,严重影响市容……:( 唉,本来市容都已经没什么可提的了……
环保分子:很不环保。
纳税人:我纳的税都是血汗钱,可不可以将它们捐给慈善机构?
秀茵:我家的花园马路无端出现几个大路墩,夜里驾车没意料到,结果……可怜我的小车子……

靖雯 说...

许老师:
我只是默默无名的小孩,我没指名道姓地骂人在法院应该很难作证吧?再说现在经济那么差,通货膨胀,省钱都来不及了,谁会嫌钱多花这种冤枉钱?而且还不一定包他赢。不爽最多找我吵嘴,有时找人骂架很能发泄心情,虽然自己不知道。基于这件事我才问你这个blogger能不能封锁文章啊。XD 我不是不会担心的。我名副其实口无遮拦的。


秀茵姐姐:
我超喜欢这段:
“唉,那些一掷千金的投票宣传广告漫天挂,挂得毫无艺术美感,严重影响市容……:( 唉,本来市容都已经没什么可提的了……”

这些投票宣传广告真是让中国厂商赚到笑了。钱都花在这些用途上,看到就更会联想到赚钱难花钱易。

veronica 说...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都怪当年我太相信他们的办事能力,以为登记后就一定可以投票,所以没有check。怎知,现在才知道我没份投。。。。我不管啦,我要投票!!!!

花花 说...

你就好了。建路灯给你。我这里,一条短短的路,建了四五个road bump. 现在,该不该有的东西,他们都给你。

SummerWave 说...

我在“隔岸观火”...嘿嘿嘿

许友彬 说...

秀茵,你家附近的大路墩也是大选的礼物,这份礼物太厚重了。我们公司门外那么多车,真麻烦,刚才你走后,我回来转个头出去,又被一辆大车挡住,大车的司机要我后退回去,我不肯,坚持要他让路,最后他很不甘愿,还是让路。我知道他是大人物的司机,又怎样?

靖雯,你的文章应该没问题,但如果你骂政府,可能会被对付。

许友彬 说...

veronica,你是太迟登记?怎么没份投票?我太太的选区在槟城,那儿战情吃紧,但她不想一个人老远回家投票。

花花,不管你喜不喜欢,他们都要花钱送礼物给你们。

夏浪,你隔岸观火,野火烧尽后,油价又上升。大选前有礼物,大选后也有礼物。

tchinyee1903 说...

我想投都没得投啦。。。
我才19岁。。。。
许老师,一定要说服你太太回来槟城投票。。
我也是penangnite哦。。
呵呵。。。

yuyyu 说...

许爸爸, 今年我是第一次投票喔!!! 蛮兴奋的!!!
我这里的战情也蛮紧张的, 那个安哥煮好饭菜想吃饭的, 怎知道转个身连椅子都没了!!!
阿弥陀佛~~~

许友彬 说...

chinyee,你才19岁,下一届就可以投票了,投一票啦。

yuyyu,你说的很好笑,我猜到是谁了,好笑!

谢增英 说...

昨天,去听林吉祥的演讲,他有他的魅力,很会煽动人心。

靖雯 说...

我还没那么大胆骂政府啦。不想活咩。许太太不想老大远回槟城投票的话,可以把投票选区转过来加影啊。我以前似乎听妈妈说过在邮政局办就行了(尤其大选投票日近了,死活都会做好吧?)。

许友彬 说...

增英,我认同你的看法,林吉祥有大将风范。

靖雯,加影的国会回教党对巫统,没那么好玩,还槟城比较好玩。

靖雯 说...

是吗?我不知道,我也没什么兴趣的。

Emily 说...

(如果我猜的安哥和你们猜的一样)
那位安哥很冤枉,煮了菜给人家吃。他很应该坐在那张椅子吃饭,可是顾得了菜椅子却不见了。

许友彬 说...

靖雯,加影竞选州议席的李成金好像曾经是你们中学的老师。

许友彬 说...

emily,欢迎回来。我们就祝福那个安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邓秀茵 说...

靖雯,我没写错你的名字喔……^_^
谢谢你欣赏我的comment,近来的街道真是丑得没话说……丑丑丑……:( 还有,广播电台得拉票广告很占时间……公道自在人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