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6日星期二

收到花也会高兴的男人

中午进办公室,看见一束花在我桌子上。
是送给我的吗?
真的是送给我的吗?

哈哈哈哈哈……

我这个老男人,五十多岁,第一次收到花。
虽然不是包得很美,虽然花有些凋了,
我仍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
原来男人收到花也会高兴。到底我是不是男人?

摸一摸,有啊,还在。
喉核还在。

没有小纸卡,没有祝福语,是谁送的?
不用猜,一定是神秘的人。

嘿,当然是秀茵。
她刚从沙巴的高原回来。
这种花,是高原的花。




秀茵不在,和同事出去吃饭了。
我埋头做我自己的事。
秀茵回来后,拿着一叠文稿和我讨论。

没有提起花的事,好像花不是她送的。
我也没有谢谢她,好像不知道花是她送的。


她离开我的办公室前,才问我,这是什么花。
我不知道,只知道这花儿耐久不枯。
我随口说,是Everlasting flower。
她说,对了,就叫Everlasting flower。

还有一个星期,秀茵就在这里工作六年了。
这六年来,她帮了我很多忙。
有她执行编辑部的工作,我才能腾出双手抓住其他机会。
有她看住编辑部,我也才能走开,找更宽阔的道路。

这六年来,我们之间也发生不少误会。
每次误会的冰释,我们就把对方看得更清楚。
我不敢说我很了解她,了解女生不可能。
但她已经很了解我,我的胸腔是透明的。

看她送我的花,她知道我会喜欢。
看她用来包花的纸,她也知道是我要的。
她包得随随便便,她知道我不会介意。
我被女生看得这么透彻,我对不起天下的男人。



花很美,但她知道我不会想得太美。
在这非常时期,她送花给我,更有意义。
这个时候,有人在传言,我和她有恋情。
人言可畏,如果要避嫌,就应避免送来送去。
可是,难道别人胡乱猜测,我们就要改变我们的生活?

她的花,告诉我,我们依旧是朋友。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们仍然是朋友。
我很老,她很年轻,还是一样可以做朋友。
过去,我们已经是朋友。
未来,我们也只会是朋友。
An everlasting flower is everlasting,
but it will never become a rose.

34 条评论:

小老鼠 说...

人言可畏,是真的.
如果真是清白,我们自然不需要畏惧些什么.
希望传谣言的人可以积些口德吧!
那束友情的花,很美. :)

红豆小丁™ 说...

友彬老师加油!(老师太瘦了 XD)

Anne 说...

制造谣言的人他们的口不觉得很累的吗???
上天怎么可以制造这些那么喜欢制造谣言的人...好恨~!!!!=.=

heimama 说...

真想不到你也会闹绯闻,
我不是看衰你的魅力,(哈哈)
我只是觉得你不是这样的人。

你的时间都给了家庭孩子老婆还有blog,
哪还有时间搞外遇嘛!
玩blog比玩女人更好玩,对不对?

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溪 说...

许多人在离开旧公司后才觉得旧的好.
一位朋友离开旧公司后,怀念旧电脑的无限制上网. 新公司新电脑, 有限制上网. 大而不当.

友彬事先张扬同事的美, 绝妙呀!

许友彬 说...

小老鼠,你称它友情的花,很贴切。对了,可以再次给我你的网址吗,上次那个被我连CBox一起删掉了。

红豆,你和nemo鱼也要加油。我肚腩渐大,要减油!

anne,你说的,我有同感。最近也有人造谣说我的事(与秀茵无关),那人跟我无冤无仇,也不熟悉。为什么她要造谣,我实在想不通。

黑妈妈,我也想不到我这么有魅力。后来我想,如果有人造谣阿娇和吴孟达有恋情,应该是在侮辱阿娇。于是我又觉得自己是一块大便。曾子曰常要跟我这个前辈学习,现在我闹绯闻了,他也应该跟进。至于女人好玩还是blog好玩,我无从比较。

老溪,通常有一好,没有二好。怀念旧公司好的人也该想想,为什么要离开。

heimama 说...

吓?他敢?
好,我看从现在起每分每秒都黏着他才行!

许友彬 说...

黑妈妈,你不好黏得太紧。曾子曰老弟,前辈对不起你。

Emily 说...

老师,最后一句很玄。

许友彬 说...

emily,曾子曰是黑妈妈的老公,比我小12岁。曾子曰总是叫我前辈,含有我比他老的意思,其实他也不年轻了。黑妈妈姓白,曾子曰黑白不分。

许友彬 说...

emily,你说的是哪一句?我答非所问了。

邓秀茵 说...

许友彬,谢谢你懂得欣赏我送你的花。
送之前我还犹豫了一下,问妹妹:我这样拿着花像不像去拜山?
sorry,我不是咒你,只是觉得有点儿像。
看了你的帖子,你果然是不够了解我。
用来包花的礼物纸,说穿了……是在4年前买的。当时一买就是2张,却没有用过。现在它终于重见天日,有了用武之地,我想它一定很高兴。
因为花儿的茎开始有枯黄的迹象,有点儿丑,我不好意思,所以设法让它变美一些。我很聪明地想到用礼物纸将它包裹起来,虽然出门匆匆,却也花了好几分钟研究怎么将花儿包裹好。绝对不随便喔……呵呵!
不过,有一点你是说中了:我知道你一定喜欢这束花,而不是玫瑰。嘻嘻……

PS:帖子最后第三句的highlight……你说,有心人看了会不会借题发挥……?呵呵……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啦啦啦~~

龙龙 说...

每个人除了伴侣之外

也该有自己的朋友,自己的空间~

当然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是非囖!

怀怀 说...

哈!許友彬,你今年犯太歲?

謝謝你在我的blog留言,有空來坐坐!

靖雯 说...

有些人的一张嘴,臭得出汁,可以媲美粪池,一口气说出来,简直可以把攻城的三万精兵退下。讲话不管有没有深思熟虑过,还是会让人摇头。会散播谣言的人大多数是人家说什么他都yes yes yes个没完,照单全收;稍有理智的人,不会无凭无据地说出去;在聪明人前,谣言会停止。

yuyyu 说...

许爸爸, 秀茵没手信给我! 你就分我一朵Everlasting flower 吧!!!
我好可怜, 没花收!!!

许友彬 说...

秀茵,如果人家要借题发挥我也没办法。毛泽东好像说过这么一句话: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

龙龙,两个人不能活在孤岛,人需要朋友。

怀怀,今年我没犯太岁,只是不知哪一年得罪了人。

靖雯,你又骂人了?

靖雯 说...

没有啊。我像骂人哦?糟糕。

大头_卜 说...

许老师, 别“管”他
他说话也像骂人酱
哈哈

小老鼠 说...

友彬大哥,怎么把Cbox删了呢?留言爆满了?
我的网址是www.wretch.cc/blog/vonchong

绯闻我没有,可是中伤的话还听过不少。
最夸张的一次是被小人说:XX近来肥得像猪一样!
这个很让我啼笑皆非~*泣*

有没有什么绯闻或谣言让你很生气的呢?

许友彬 说...

靖雯,是,你在骂人。

大头惜欣,你叫我别管靖雯,可是你好像是最会管靖雯的人。

许友彬 说...

小老鼠,谢谢,我喜欢去你德国的家看看。
人家对我造谣,我个人无所谓,人老了,行将就木,也不管名利的事那么多了,但是若对公司或其他人造成伤害就不好。

匿名 说...

清者固然自清,但人言却着实可畏。自己可以不在乎,却不能忽视枕边人的感受。人非草木,已婚男女可不能完全不避嫌哦!

许友彬 说...

匿名,谢谢提醒。你说得对,我自己觉得没什么,但是担心太太会受伤害。所以,什么事我都对太太坦然相告,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

SMiLE 说...

对对对,千万别认为有些事对方不知道比知道好.发现另一半有事情瞒着自己是很难受的,就算是善意的谎言也好.

kookley 说...

原来男人也会喜爱收花;我可像发现新大路.昨天是我老公的生日,早知道男人也有可能喜欢花;就该试试看送花;若他不喜爱;爱花如我的也可以把它晾干当干花摆设;需然一有名的风水师谓家里摆设干花不适合.但丢掉太可惜啊!

许友彬 说...

smile,乖女儿,我会坦白的。你婆婆还好吧?

许友彬 说...

kookley,农历生日还没有过的话,还来得及送花。买花,是买快乐,枯了算了,快乐不能收藏。

SMiLE 说...

我婆婆的病情不是很乐观:(
看到许爸爸在我家留下评论说我婆婆可爱,我真的忍不住哭了.我也希望婆婆能再可爱给我看.

许友彬 说...

smile,祝你婆婆早日恢复安康,

靖雯 说...

哈哈。许老师你怎么知道惜欣的头很大?她是写大头卜,不过也有少少对啦。她整天说她的脸很大,在我看来没差别。

大头_卜 说...

许老师
对的没错
我很爱管人, 但不给人管我
很霸道

靖雯
我头大 脸更大

许友彬 说...

靖雯,惜欣,你们都很可爱。脸大就是面子很大,很有面子。

许友彬 说...

yuyyu,你一定会收到花得啦。如果你住我家附近,我就让三朵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