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3日星期日

重要的一天1


1月12日是重要的一天,我要把它记录下来。
这一天我很像牛仔,牛仔很忙。
这一天台湾的牛仔也很忙,忙着去投票。台湾有立委选举。
我忙着一些琐事,要写下来,有一匹布那么长。
一匹布来了!


一个约会
早上有一个约会,约了人在星巴克相见。
还没有去之前我就没有抱着什么希望,
相信这次见面不会有什么结果。
我本来不想去,更何况约我见面的人不是女的。
他是一个从新加坡来的客户。
这个客户指定要见我。
为了公司的利益,我不能不去见他。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倾巢出动
在这个星期六的早上(我们星期六没上班),
太太说她要去购物中心买新年衣服。
小女儿也要跟着去。
家里只有我们三人,大门锁好,一起出门。
我们去康乐花园吃点心。
没有看到点心店老板大肥。
我喜欢来这家点心店,因为它不仅有肉,也有素的。
不过我们还是点太多肉了,吃不完。
我不想吃太多肉,吃不完就算了。
太太觉得浪费,把剩下的全吃完。
然后太太后悔吃太多,她像世界上每一个女人一样怕胖。

  • [彬彬小辞典]点心店老板大肥,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他长得像日本摔角手,所以我叫他大肥。我在二十多年前就在这家点心店吃东西,那时没钱,多数吃一个糯米鸡当早餐,大肥已经大肥。大肥天天算点心的钱,你吃多少碟他算多少钱,如果你有本事,把碟子也吞进肚子,你就不用付钱。十多年后,大肥练出了特异功能,算钱已经不用算。你可以吃到满桌子乱七八糟的碟子,他用眼轻轻一瞄,马上告诉你多少钱,其心算快速程度,世界珠心算冠军都会望其项背。去年去过这家点心店几次,都没有见到大肥,不知大肥退休在家,还是已经……阿弥陀佛!一代特异功能大师,已经失传矣。

分身有术
我把太太和小女儿送到谷中城大门口,看她们下车进去,我就离开了。
我不必陪太太去血拚,我给太太一张护身符,她就可以血拚个不亦乐乎。
那张护身符就是可恶的信用卡。
我赶去八打灵的一家星巴克。
时间算得刚刚好,我没有迟到。
新加坡客户迟到了。
他要见我,是因为他对红蜻蜓出版的书不了解。
有人问他几个问题,他不会回答,跑来问我。
他不问还好,一问到我,他就惨了。
我一碰倒这些问题,就失去控制,噼里啪啦讲个不停。
他听到一头雾水,撑着眼皮打瞌睡。
最后,他投降了。
他说,以后我请你去新加坡跟他们讲好了。
然后他从裤带摸出一大叠钞票给我。
这些钱如果是给我的就好了。
原来他欠我们出版社钱,带来还给我。
我收了钱,就应该走了。
做什么行业都一样,收了钱就走。这是law。

手机功用
我收了钱,回去谷中城。
弯进C门找泊车位。这是一个错误。
兜了好久才找到位子。
我有一点儿老年痴呆症,我也有一点儿预知未来的能力。
我预知,等一下,我要回去的时候,一定找不到自己的车。
于是我摸出手机,拍下这个。




不用称赞我聪明,我也不是这么聪明。
这个法子是我儿子教我的。

阳春面
我进了谷中城,不急着找太太。
太太有护身符,不需要我。
我直接上一楼。在一楼找大人餐厅,找不到。
去看Directory,才知道大人餐厅在G楼。
为什么是大人餐厅?没办法,太太喜欢。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坐下来之后,才打电话给太太,说我在大人餐厅等她。
太太喜欢吃饭,我会点她喜欢吃的菜。
电话中,她说她早上吃得太饱了,只想吃面。
于是我点了三碗阳春面,一盘锅贴、一笼小笼包,还有豆腐花。
这不是太太喜欢吃的,是我喜欢吃的。
阳春面就像阳春白雪,什么都没有,只有青菜和面。




十多年来,我就是喜欢吃大人餐厅的阳春面。
不过这碗不好吃,面条太软,汤太咸。
不知道是我吃多了日本拉面,嘴挑剔了,还是大人餐厅失水准了。
我只吃阳春面和豆腐花,没吃锅贴和小笼包。
锅贴煎到露馅,小笼包没包住汤汁,不够功夫。
我吃完了,太太和女儿还没驾到。
我看着门口,看到另一个人。

看见损友
我看见一个瘦小的中年人。
于是我用阴沉的内功呼喊:林、建、兴!
他阴险地回过头来。
他阴险地看着我,走过来,坐在我旁边。
他问:你的女儿出嫁了没有?
我说没有。
他得意洋洋地说,他的儿子娶老婆了。
这样最好。别再吓坏我女儿。
以前,我的大女儿书简最怕去大人餐厅。
她怕遇见林建兴。
林建兴每次见到她,都请她吃冰淇淋。
然后问她:以后嫁给我儿子,可以吗?
林建兴是大人餐厅的经理。
我问他:你儿子是不是搞大人家的肚子?
他笑说:对!我就要做阿公了。
我们谈起一些旧人,谈起姚生,谈起惜耀,谈起阿志。
我说我上个月遇见阿志,阿志的头发全白了,身上应该没有半条黑色的毛发。
林建兴听了捧腹大笑。
我们就是这样缺德,拿自己的朋友来开玩笑。
  • [彬彬小辞典]林建兴,我的损友。1980年,我在《学报》当编辑,林建兴做发行,负责把《学报》送去邮局、运输公司、书店和学校。每个月,他发两次书。发书时,他需要两天的时间。他会把一天半的工作在一天里做完,另一天,他带我出门。一路上,他灌输我邪恶的思想。我们在早上发完书,中午吃roti canai填饱肚子,然后他用他的午餐津贴请我看戏。他教我,怎样在工作时间蛇出来看戏。于是每个月我看两部电影,全托这个损友的福。
  • [彬彬小辞典]阿志,我的旧同事,我跟他不是很熟。那天在利双广场遇见他。当时我正准备回公司,看见一个白头发的人有点面善,看他笑时嘴巴一点儿歪,确定是阿志。我过去跟他打招呼,他看了看我,笑一笑,走开去。他没走都远,大概想起了我的名字,转回头来,亲热地说:许友彬,来来,我请你去大人餐厅喝茶。我婉拒了他,因为我的确很忙,还要回公司工作。我看他的腿,他双腿好好的。有一次人家告诉我,阿志爬上屋顶修理屋瓦,跌下来断了腿。我没时间问他,跟他拿了电话就走。看到阿志白发苍苍,心中感慨,怎么时间过得这么快。自己的变化,自己看不出。别人老去,却那么明显。

14 条评论:

君子 说...

哈哈,的确很忙。
我爸爸也是会给我妈妈护身符,只是妈妈常带着,所以不需要我爸爸陪她。
这是好事,我也不想爸爸跟我们去血拼,男人在旁,我们不自在。
你将题目定为[重要得一天1],想必,是还有[重要的一天2]吧?

许友彬 说...

是的,一天里面发生的琐事太多了,我又很啰嗦,写到中午的事,已经很累,就暂时停下。

许友彬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veronica 说...

我和外子也喜欢去大人餐厅,那边有我们的甜蜜回忆。不过我们第一次去的大人餐厅已经停止营业了。。。

karling@karmin 说...

哈哈~~

慘了~~

每次看~~

我就會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

謝謝了~

老侠 说...

Hi 友彬
以为在大人, 你会有好介绍. 还拍了张照.
结果, 也给你笔玩 :P

谢增英 说...

老师,“倾巢而出”的意思是“比喻敌人出动全部兵力进行侵扰。”是属于贬义成语,用在这里好像不太适合,^_^。上次 WIlliam 娶媳妇的时候,我看见惜耀,听说,他还与人开了几场的画展,另外,周生现在的生活过得很不错,有时还到教会表演二胡。

许友彬 说...

我以前当编辑的出版社,和大人餐厅曾经是姐妹公司。那时大人餐厅的老板,也是我的老板。每次有客人或作家来,我们都去大人吃。我们工作加班,也去大人餐厅打包晚餐。那是十年前的事了。后来大人餐厅转手,我们就较少去了。现在我还喜欢打人餐厅的花卷、东坡肉和锅贴。东坡肉最好吃,高胆固醇啊!得不到的东西为什么都是最好的?

许友彬 说...

增英,谢谢你的指正。周生会拉二胡,我现在才知道呢。

heimama 说...

我老公也如你一样——
用手机拍下泊车位的柱子。
人老了, 就是这样吧?

许友彬 说...

黑妈妈,你老公比我小12岁,就退化了,真该打。农历新年他生日,帮我吻他一下。

邓秀茵 说...

我摸摸头顶,没有长魔鬼的角。摸摸背后,咦,有翅膀!我是天使,所以给你的部落格送钟来,祝它生日快乐!这个圣诞老人钟我也很喜欢哦,还是送了给你……该感恩吧?

heimama 说...

吓?帮你吻他?
我怕他会拒绝喔!
你不要害我结婚15年来第一次被老公拒绝啦!

许友彬 说...

他会拒绝?他不是大小通吃,男女老幼,童叟无欺,来者不拒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