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8日星期五

拒绝与不拒绝


拒绝诱惑
昨天来到印尼,明天就要回了。
来印尼东爪哇,只为了见一些朋友,打打招呼,也没什么大事情。
昨晚回到酒店,在房间里上不到网,无线信息微弱。
彬彬无理还没有完全现形,就被消灭了。
今天早上,吃免费早餐,有很诱人的炸鸡块。
不敢多看鸡块一眼,我不敢吃。
我只吃蔬菜水果和面食。我怕胆固醇过高。
把吃肉的机会留到中午。
如果上帝说:你们一生只准爱一次。
那么我们看到诱人的对象也不敢乱乱爱。
把爱的机会留到最浪漫的时刻。
吃了早餐,朋友还没到。
我去商业服务中心,那儿可以上网。
刚刚登堂,还没入室,朋友就来了。
朋友站在我后面,我赶快关机。
不敢让他看到彬彬无理,不然要讲他也不方便。

只来看看你
朋友带我游车河。
这是市中心。




我们去参观一所新加坡式的学校。
有可爱的小学生,台湾来的女教师,新加坡来的锡克老校长。
老校长看见学生开心地玩耍,对我们说:“就是要他们开心。”
这句话我认同,学习就是要开心。
朋友带我去一家酒店,去见一个在大学里教书的女讲师。
她正在酒店里上课,中午吃饭时间,溜出来见我。

她问我来找她什么大事吗。
我说没什么事,只是来看看你。她受宠若惊,说:“就为了看我吗?”
我不想耽误她吃饭时间,和她谈谈几句话,就走了。

不会拒绝的后果
又到午餐时刻,朋友还是问我要吃什么餐。
来印尼当然要吃印尼餐,
我们去一家印尼老店,开了几十年了,还保留古早的味道。



桌上放了各式各样的鱼饼和虾饼。
朋友拿一包鱼饼拆开来吃。
他说这是Pelembang(巨港,Parameswara来的地方)的特产。
我拿一块,咬了一口。
像不像一个心?



我是无心的。
朋友说这家店的牛尾汤最出名。



牛尾是真的牛尾,不像鹿尾不一定是鹿尾。
有点像排骨汤,咸咸淡淡,有股牛气味。
吃了会发牛脾气。
这碗牛肉汤叫rawon。



别人的rawon是黑色的,它是红色的。
有点像台湾牛肉面的汤汁。
不辣,香料味浓郁。
我们还吃鸡肉沙爹,我觉得比不上加影的沙爹。
这家老店卖一种牛骨髓(sum-sum)沙爹。
只在这家出售,别无分店。



骨髓白白软软,像在吃脑。
是骨髓吗?还是大神经?
吃了会不会神经变得很大条?
朋友问我好吃吗?
我吃了觉得很geli。
我只是苦笑。
朋友说:好吃就多吃一点,你们那边吃不到。
我不会拒绝,吃了一串又一串。
我尽量去感觉它的好,尽量去接受sum-sum。
就好像尽最大的努力去爱一个不爱的人。
我办不到。
还是很geli。
它应该含有高量的胆固醇。
去爱它,一点也不享受,还造成对我的伤害。
后悔自己的糊涂,我应该勇敢拒绝。
如果能够把sum-sum吐出来,我要吐出来。
已经太迟了。
呜……


6 条评论:

老估 说...

哈哈哈,

吃了就是吃了,

就当是吃jelly 咯!!

嘿嘿嘿!!

~

老估在中国的日子,

也是被逼吃很多!!

老估 说...

忘了补充一点,

老兄您吃了牛鞭,

会不会。。。。。。。。。

嘿嘿嘿

Emily 说...

骨髓不是黑黑的吗?

许友彬 说...

老估,应该不会是牛鞭吧,软绵绵的。

emily,我也以为骨髓是黑的,不过我的朋友说,他小时候,爸爸常买牛的脊椎骨来熬汤,他最喜欢从脊椎骨里吸出这种白色的膏。所以我猜,很可能是spinal cord,高胆固醇的东西。

老侠 说...

看了这些照片, 我想怀念本地杂菜饭.
也难怪你来得匆匆去得匆匆.

有没有买手信 : 千层糕.

每次都托人从那儿买来. 就这,我觉得好过这里.

许友彬 说...

老侠,我还没有吃过那边的千层糕呢?我的朋友没有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