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3日星期日

重要的一天2

一匹布居然这么长。
以后不敢写日记了。

邪不胜正
太太带着小女儿来时,面已经凉了。
林建兴坐的椅子已经热了。
林建兴正在灌输我邪恶思想,我也乐在其中。
太太已出现,林建兴如做了亏心事,马上弹开。
邪不胜正。
林建兴说要换两碗热的面给我太太和女儿。
我说不必了。不好这样浪费。
不过,太太也觉得汤太咸了,于是叫服务生拿一杯热水来。
叫了很久热水才来,太太已经吃去半碗了。
服务态度太差,我一定要问清楚。
我问服务生:你们的经理对你们好吗?有没有欺负你们?
好哇好哇。没有啦没有啦。
我叫太太和女儿快点吃,来不及了。
锅贴和小笼包来不及吃,只好打包回家。
我们下楼去,我不必看手机就找得到车。
居然能够恢复记忆,好厉害呀!

幸运天使
回到家里,把车停在栅门外,马上又要出门了。
我冲进屋里拿手提电脑。
女儿冲进屋里拿衣服和鞋子。
我和小女儿出门,太太在家。
送女儿到舞蹈学院,迟到四分钟。
我绕入加影市中心,塞入车龙里。
这里路边停满车,人人在找泊车位。
如果你兜五个圈能找到一个泊车位,算你好运。
通常兜了三圈就会左看右看,
看看没有警察,就泊在黄线旁边。
离开车前,还会确定一下:没有警察。
然后必定会有一个警察从街角闪出来,
趁你不在,给你一张牛肉干。
这种牛肉干我已经接过很多次,够了。
今天别再给我了。
但是幸运的天使爱上我时,我也没有办法。
她会让我如愿以偿。
所以,一辆停在路边的车会忽然闪灯。
我赶快把车停下,也闪灯。
他闪灯的意思是:我把车位让给你,你也不用谢我。
我闪灯的意思是:
后面的几十辆车,你们听着,这个泊车位是我的。
你们不要跟我抢,在路边打架会很难看。
他离开后,果然没有人跟我抢。
我来一个“后面进”的泊车。
泊得漂亮,只是一只轮子爬上路肩,吓到路边补鞋的印尼人。
我就是喜欢泊到歪歪斜斜、变高边低,漂亮!

对我太好的老板娘
幸运天使不只给我一个泊车位,而且是一个整条路最好的泊车位。
蛋糕店就在泊车位的正对面。
我正要去蛋糕店。
这么幸运的一天,即使闭着眼睛过马路也不会给车撞到。
我睁大眼睛过马路。
不要太骄傲,不然幸运天使会不高兴。
蛋糕店柜台有两个马来女子。
他们没有对我笑,我也没有对她们笑。
我要找一个会中文的人。
会中文的人马上出现。
老板娘从后面出来,对我笑嘻嘻。
我问老板娘,可以不可以在蛋糕上写中文字。
她很有信心地说:可以。
我指着橙汁蛋糕:写字在各自上面会不会很难看?
她说:不会,我会写得很美。
她拿一张白纸给我,我写上“彬彬无理,满月之喜”。
我说:这是“无理”不是“天理”。“无”字的尾巴要翘上去。
我看她的年龄,应该是写繁体字时代的人,怕她不会写“无”字。
她调色,写字。然后她很满意地让我看她的书法。
写得不美。如果她是漂亮的美眉,我还可以原谅她。
她是个年纪不小的阿姨,我更应该原谅她。
至少她没有写错简体字,至少她没有问我为什么要写这八个字。
她要放进盒子里,我说等一下。
我拿出手机来拍照。
我担心我拿回家时不小心弄坏蛋糕,连这八个不美的字都看不见。
她看到我给她的蛋糕拍照,笑得像在说cheese,好像我跟她拍照。
我问她,放在车里一小时,蛋糕会不会溶化。
她叫我把蛋糕留在这儿,一小时后才回来拿。
我说我要去星巴克上网,交通不方便。
她叫我留在她那儿上网好了。
太好了,我不知道这里也可以上网。
我回去歪歪斜斜的车里拿电脑。
坐在店里窗边小几旁,打开电脑。
老板娘又走过来,我叫她泡一杯咖啡给我喝。
我上不到网。
老板娘解释:这边有时上得到,有时上不到。
我把电脑荧幕移来移去,会反光。
老板娘说:我后面还有一张桌子,那里不会反光。
我移到后面去,老板娘帮我捧咖啡过去。
老板娘说:后面这里还有插座。
我看插座,插座插满插头。
老板娘说:我叫他们修理一下,以后就可以上网啦。
我知道,但是现在不能上网。
我把手机的照片输入电脑。
蛋糕拍得太暗了,看不清楚。
我问老板娘:蛋糕呢?我还要拍照。
老板娘解开袋子,打开盒子,捧出蛋糕,笑得像说cheese。
我把蛋糕放在窗边拍照。
老板娘帮我把蛋糕放回盒子。

受了诅咒
我继续输照片进电脑。
照片的size太大,我必须先处理一下。
处理到一半,电脑荧幕忽然变黑。
电脑的电池没电了。
我脑中浮起秀茵的影子,秀茵的头上长出魔鬼的角。
一定是受了魔鬼的诅咒。
我开电脑才不到二十分钟。
那天,秀茵电脑的电池坏了,耐不到二十分钟。
她忍痛花钱去订购一个新电池。
她问我的电脑怎样,我骄傲地说电池最少可以耐一小时。
秀茵说:为什么人家告诉我电池只能用两年,你的电脑不是超过两年了吗?
这一句话应该是给我的电脑听见了。
我的电脑很小气。
我的电脑如受了诅咒。
现在十多分钟就早泄了,而我正是做到一半的时候。
我看看插座,看看手机的时间,算了。
把电脑收起来,走人。
老板娘刚好去后面,我跟马来女子要了蛋糕,还她咖啡的钱。
回到歪歪斜斜的车里,把蛋糕放在座位上。
闪灯,告诉后面的车:把泊车位让给你,不用谢我。
转一个圈,回到舞蹈学院门口。
我在车里看书。
下起大雨,我撑雨伞下车。
去杂货店买一瓶100Plus,每次女儿学完芭蕾舞,我都给她一瓶100Plus。
女儿下楼来。
我们两人撑伞回车里,她手里拿着100Plus。
我让女儿坐在车后座。
如果让她坐前座,她会一屁股蛋糕。

12 条评论:

Emily 说...

我的手提电脑也是刚刚好两年了,上个星期那电池的讯号灯闪个不停。打电话去DELL公司,他们告诉我电池不行了。
过后也是只能耐20分钟罢了。

许友彬 说...

emily,秀茵那个也是DELL的。那天我也可能错怪秀茵,也许是电池充电不足。因为今天见到秀茵,她不求回报地给我一个美丽的时钟,挂在我的部落格里,让我觉得她变成了天使。

艾丽西亚 说...

许叔叔

以我的经验,其实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您可以要求自己写...上次我去secret recipe的时候,也是自己写的.因为那里只有马来同胞的工作人员

但写得还蛮丑的,但没关系.反正吃掉了就看不到那些字!

艾丽西亚

karmin 说...

加影越來越塞車~

看了就怕~

還是以前好~
車不多~路很寬~


但是不是每個人都喜歡進步的嗎?

塞車代表進步~

呃~~~

许友彬 说...

艾丽西亚,你真是一个很叻的女孩。我本来要去secret recipe 的,想到那里的马来同胞和一个只会说英语的女子,以为不能写华语,就没去。我女儿最喜欢吃那儿的乳酪蛋糕。

karmin,加影塞车,年年如此,没有改善。除了少去市区,我们好像没有什么办法。

邓秀茵 说...

许友彬说我把评论放错地方,所以我将它移到正确的位置--:

我摸摸头顶,没有长魔鬼的角。摸摸背后,咦,有翅膀!我是天使,所以给你的部落格送钟来,祝它生日快乐!这个圣诞老人钟我也很喜欢哦,还是送了给你……该感恩吧?

哎,你大概是忘了充电吧……不要把怨气发泄在我的头上……我是无辜的……呜~~

君子 说...

秀茵姐,
许老师是恶魔,所以会诬赖人。
头上的一对角就在许老师头上,哈哈!
一个部落格有太多恶魔,不好,所以这里的主人就当了恶魔。
上他的部落格会上瘾。这就是恶魔。
哈哈!

君子 说...

许老师的异性缘不错,老板娘对你那么好。
好羡慕你。

许友彬 说...

君子,你说得不错,我是恶魔,我也是天使。我是天使和恶魔的混合体,充满矛盾,内心常常交战。还好,天使一次又一次地险胜。你呢?难道你不是?

邓秀茵 说...

君子,你挺了解许友彬哦,呵呵……
恶魔部落格的主人,你的天使,也是恶魔的化身……呵呵!

许友彬 说...

秀茵,我这个恶魔,常常忘记自己的身份。幸亏有你在,你会提醒我。看着你,我的心里好像照到镜子。哈哈哈。
开玩笑的啦,天使!

君子 说...

我比较像恶魔,只有恶魔才会认出别的“恶魔”,对吗,许老师?哈哈!!
我只有在帮别人时,才转换身份,变成“天使”。天使通常都帮长辈,所以我挺秀茵姐姐。哈哈!不啦,我会帮我妈妈和老师、学弟学妹,就是不帮爸爸,因为爸爸是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