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9日星期六

老师在等谁?

来印尼三天两夜,我要找的朋友并没有完全找到。
我想找杨老师,联络不上。
我写《十月》时,遇上一些问题,是杨老师帮我解答的。
想找她,为了说一声谢谢。
我还想找施老师,我要单独和她谈谈。
约了她六点见面,在她的学校。她住在学校里。
我们迟到了,抵达她的学校,已经七点半。
我们上楼去,听到歌声。
一群老师正在唱歌。
他们坐在学生的椅子上,好像是在等老师来上课。
台上,没有老师。
他们看到我,说:老师来了。
天哪,我竟是他们等待了一个多小时的老师!

施老师也在那边,她请我先用点心。
好,我饿坏了。
我吃一个泡芙,泡芙里面包的是香蕉。好吃。
再吃一个咖喱卜,咖喱卜里包的是蔬菜:沙葛丝和红萝卜丝。
饿了,都好吃。
吃饱了,施老师请我去给老师们说话。
我完全没有准备来演讲。

没有磨刀,怎样上战场?
但是我不能不上。
不用怕,我天生吱喳,又说不完的话。
我从容上台。各位老师,我今天很高兴……
有些老师赶快拿出记事本,记录我讲的话。
有些老师拿出相机,站起来拍摄。
这使我讲得更起劲,天南地北,滔滔不绝。
送我来的朋友坐在后面,抬头,低头。

他在打瞌睡。
幸亏他打瞌睡,幸亏我看到他打瞌睡。
不然我不会停止。
就吃打住。
各位老师,今天我就说到这里,谢谢。
各位朋友,今天我就写到这里,谢谢。

2 条评论:

飞羊 说...

没磨刀照样上阵.
饿了,都好吃.
谢谢拍照谢谢打磕睡.

友彬果然彬彬无理啊!

许友彬 说...

飞羊,为什么你会去这样的名字?是会飞呢?还是肖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