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4日星期一

重要的一天3

一匹布到底有多长?
太可怕了!

我又发神经
小女儿在我的车里,并没有看到蛋糕。蛋糕被报纸盖住。
回到家,我才把蛋糕拎下车。
女儿很奇怪,问我今天谁生日。
太太也莫名其妙,但她什么话也不说。
女儿等我把蛋糕盒打开,看到八个字,哈哈大笑。
太太没有笑,她已经习惯了我会发神经。
前一晚我发神经叫她替尸体盖被,把她气坏了。
我不管家人怎么看,这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我要点蜡烛,太太很配合,给我打火机。
我插一根蜡烛,点燃了。
女儿嚷着要我吹蜡烛。
我拿手机拍一张有蜡烛的照片。



拍得不好,看不见蜡烛。
然后我叫女儿跟我一起吹蜡烛。
女儿说:你的blog,你自己吹。
我许了个愿,吹蜡烛。
我切蛋糕。女儿不想吃,太太也不想吃。
我自己吃。吃一块,太好吃了。再吃一块,很满足。
上楼去,打开窗口,打开电脑,上床,上网。
坐在床上。床说:躺下来吧。
我躺下来。窗口凉风吹来。
风轻轻抚摸我的脸,风说:睡吧。



  • [彬彬小辞典] 替死尸盖被,一种很有创意的游戏。有一晚,我吃了医生的药(手术过后还得吃一个月的药),吃了很要睡。我忘了拿被单,又不想起床。太太早上收拾房间时,已经把被单收起来。太太推门进房间,我发觉自己躺得很直,像一具尸体。我想起父亲,父亲去世后就这么直直躺着。我扮演死去的父亲。太太把被单抛给我。我叫太太帮我盖被。太太叫我自己盖。我说我不能动了,我是尸体。我没有动,她怕我着凉,还是帮我盖被。被单盖下去,尸体就睡着了。这个游戏虽然有创意,对太太来说,一定不好玩。没有人愿意和死尸睡在一起。

忘记承诺
睡一觉醒来,想到必须在今天把蛋糕的照片放进部落格里。
楼下太太叫我,她问我要出门了吗。
儿子从MMU回来了。
我问太太要去哪里。
太太有点错愕,问我:你不是说晚上要带我们去看戏吗?
我想一想,好像说过着一句话。
我有轻微的老年痴呆症,许过的诺言不会记得。
不要相信我答应过你的任何事。
要是你提醒我,而你又是我心中重要的人,我就没有办法了。
不管我有没有承诺,因为你,我会去做。
所以我关了电脑,洗个澡,带家人出门去。
我喜欢去无拉港的JUSCO。离我家十多分钟。
泊了车,直上电影院。
片名都不熟悉,不知看哪一套好。
看图选片,看到有小女孩和小狗的图画,应该适合女儿看。


就这套吧,GamePlan。众无异议,一致通过。
我去买票,回头看见小女儿穿高跟鞋,不能买小童票了。
售票员问我C排好吗,我以为是最后第三排,说好。
买了票,还有一个小时,下楼吃晚餐。

知妻莫若夫
太太知道我喜欢去一番拉面吃,建议去一番拉面。
我知道她并不喜欢吃拉面。
太太说她不想吃太多。大概因为早上吃太多点心耿耿于怀。
那就由我来做决定。
儿子要鸡扒饭,女儿要日式炒饭,我要札幌拉面。
我帮太太叫一个空碗。她对我的安排感到满意。
知妻莫若夫也。
炒饭先来,女儿给太太半碗炒饭。
她吃完后,我再给她半碗拉面。
晚餐很简单,解决了。还有半小时。
我们去大众书局。我去看自己的小说。
《十月》卖完了,新货没到,又断市。唉!
《七天》拿了八十册,我数一数,还有三十七册,我担心卖不出。唉!
我离开大众,坐在大众门口的凳子上看书。
等到时间到了,我们进场,我才发觉C排是前面第三排。
我们得用举头望明月的姿势看电影。看到脖子僵硬。
GamePlan 不算很好,还可以看,有一些好笑的镜头。
我还没看完,已经猜到结局。给我写,也会这样写。
主题是父女情,我听到真相,还很感动,流半颗眼泪,滴不下来,要用手去抹。
看完电影,已经十一点多。
通常在这个时候回家,我会弯去买夜报。
我没买报纸,踩油门,直接回家。
太太开了门,我冲上楼去。
赶快开电脑,一定要在十二点之前,把蛋糕的照片放上去。
上网顺利,蛋糕准时送到,我成功了!
Yes!

15 条评论:

艾丽西亚 说...

许叔叔

下次看电影可以打电话或上网预购戏票,很方便的

还记得前几年去看灾难片,The day after tomorrow,我是坐第一排呢!但没关系,这部戏很好看.就算看完出来脖子很酸痛,但还是值得的.但下次会先预购戏票.因为真的很不舒服...哈哈

对了,许叔叔

我好开心,因为您来参观我的部落格!

希望下次到我庆祝部落格纪念日!嘻嘻

艾丽西亚

yen 说...

我喜欢许老师的“长气”,
让我错觉我也参与其中:p
你的尸体游戏。让我想起蜡笔小新,
老师返老还童吗?哈哈哈。。。

p/s∶老师有看蜡笔小心吗?

许友彬 说...

艾丽西亚,谢谢你的提醒。我没有预购过戏票,每次去看电影都没有计划的,冲过去就看。有好几次我在电影开场后才买票进去,没有看到最重要的部分。失败。
你的部落格几时庆祝?记得通知我。

yen,我喜欢蜡笔小新多过小叮当。

veronica 说...

你很好笑叻。书本卖断市你‘唉’,卖剩你也会‘唉’。。。很矛盾呢。哈哈

铁笔 说...

看到你介绍的“替尸体盖被”,联想到那时的场面一定是非常滑稽。。。

很喜欢你的写作方式,很搞笑。。。

年轻人就是喜欢搞笑,所以,你还是年轻人

老侠 说...

Hi 友彬,
用手机到处去拍生活,相信是活了大年纪觉得很棒的一件事.

许友彬 说...

veronica,我真的很矛盾,书断市我觉得可惜,书太多我担心滞销。刚才我又去算书,现在《七天》31册,总算又卖出几册。

铁笔,那个场面也许滑稽,但我太太不会觉得很好笑。

老侠,我在考虑要不要买一个小小的相机。拍上瘾啦。

heimama 说...

我觉得你是blog上瘾了!

许友彬 说...

黑妈妈,怎么办好?

匿名 说...

许老师,您好!!
是从你在中国报的专栏看到你的部落格网子...
现在才有时间上来看看和给您留言,抱歉!!
很喜欢您和书简的笔作 ^^
每个星期一定捧场 ^^
对了,你的部落格几岁了呢??
"十月"这本小说还有在市场上售卖吗??
是本什么类型的小说呢??
谢谢您!!

燕子 说...

许老师,抱歉!!
第一次留言,不知道如何使用!!
我是燕子,上面是我的留言 ^^
等您的回复哟..

heimama 说...

没得救了, 唯有等你自己玩厌为止。

许友彬 说...

燕子,我的部落格刚满一个月,还很小呢。
《十月》是一部十万字长篇小说,写的是有关一个15岁男孩身世的故事。可在大众书局找到。

黑妈妈,这就惨了,我可能要玩到手指不能动才会厌。

bee 说...

第一次留言。。。
很喜欢你的文章。。。每次都有留意你和书简的文章~~!

Anne 说...

我看过你的文章。。很不错。。每一次的文章登在报纸我都有看~!以前我觉得看报纸里面的文章会比较闷的。。没想到你写的那么的有趣。。很吸引人~!你的书有机会真的真的参考一下~! 因为你说卖断市哦。。。有点好奇~~! ^^
加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