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1日星期一

回家真好

我回家后,只想见到家人。
回到家时,大门紧锁。
按门铃,没人开门。
敲门,没人出来。
我没带锁匙,不能进去。
自己有家进不得。
幸亏我没有尿急。
不想在自家门前浇花施肥,水性“扬”花。家丑不可外扬。
后来我很聪明地用手机打电话。
打电话给太太,没人接听。
打电话给小女儿,也没人听。
发生了什么事?我开始紧张。
打电话给我儿子。
他回答了。
你在哪里?
在家里。
帮我开门。
你回来了?
儿子下楼来开门。
不久后,太太和小女儿书芹也回来了。
她们都没带手机出门。
我们再去找大女儿书简。
书简正在吉隆坡Pavilion血拚。
我们去Pavilion找她。
Pavilion装了红彤彤的灯饰,新年到了。



新年为什么要那么红?
我不明白。
和女儿见面后,第一句话就是问:要吃什么?
都没意见,于是边走边看。
进去一家寿司店,叫YO! Sushi。
有像Sushi King一样的寿司输送带。
桌边有一个可以按铃的钮。



桌上还有腌醋的薄姜片,我和太太都喜欢吃。免费的。



姜片吃了胃口大开,会吃更多其他东西。难怪是免费的。
这里除了寿司,也卖别的。
书简和书芹点了三文鱼和teriyaki酱鸡肉。另加白饭。
她们都吃得很开心。(我偷拍的,后面那个女孩以为我在拍她。)




儿子吃一碟炒面。我和太太吃炒饭。
太太的炒饭有海鲜。



我的炒饭是素的。



人人吃肉,我行我素。
从印尼回来后,我改过自新,不吃高胆固醇食物。
拒绝诱惑。向胆固醇说:不!
太太夹一块白色花枝(鱿鱼)给我。
她说:我知道你喜欢吃这个,吃啦。
太太叫我吃,我不敢不吃。

明知花枝高胆固醇,我也只好遵命。
放进嘴巴,细细咀嚼,唔——好吃!
付账时,八十多块。
我问店员,yo 是什么意思。
没有意思,英国人高兴时说:“Yo!”
英国人?不是日本人?
英国人。这家餐厅是英国人投资的,和Dome同一个集团。
英国人在马来西亚开日本餐厅。
华人吃。
哟!


21 条评论:

老估 说...

这家寿司在英国挺有年份了!

想当年在那边念书时,

也到过这店面试,

转眼瞬间,

.....年过去了

许友彬 说...

老估,谢谢告知,我孤陋寡闻,还以为是新店呢。我看见店员的衣上都有一个大大的“禅”字,还以为yo是禅的意思。

simple woman 说...

这么巧,两个女儿都用左手。

许友彬 说...

simple women,你观察力敏锐,都给你看到了!

老估 说...

其实,这不是孤漏寡闻啦!

要是当时老估没有去面试,

可能也不知有酱的店!

老侠 说...

后面的女孩有受宠若惊~yo

heimama 说...

不知书芹还记得曾奕之吗?

许友彬 说...

老估,至少你是喝过洋水的,比只在娘胎时喝过羊水的我强。

老侠,后面那个女孩很生气,一直噔着我。她也是说华语的。

黑妈妈,我没问过书芹,相信她会记得。有机会让他们见见面也好。

书芹 说...

heimama:记得呀~~他怎样了?lengzai吗?xD


做么我不知道你拍了这张哒?

老估 说...

老兄,

其实,从你这儿,

老估才懂 yo sushi 跟dome是同一集团的!

还要谢谢老兄呢!!

哈!

Anne 说...

请问pavilion大? 还是times square 大呢?? 很好奇哦。。因为没得去。。食物好好吃哦。。尤其是炒饭!有机会真的去品尝一下!!
许老师拍相的角度蛮好耶。。拍到那食物特别的引诱人的 !! ^^

heimama 说...

我想书芹对奕之的印象只停留在他五、六岁时候的样子吧。他现在脸上多了一副近视眼镜,不过还是很靓仔喔!很像Harry Potter喔!
快去老饼叔叔的部落格里看奕之的照片, 就知道我没有骗你。

哈哈!做妈妈总是觉得自己的孩子最美。不好意思啦!

许友彬 说...

书芹,对不起,偷拍了你们的照片,没问过你们就贴上来。不过我觉得这张牌得很好,你们都很自然。

老估,不必客气。

anne,我常经过Times Square,却从来没进去,不知为什么,无缘吧。所以没得比较。我拍照只用手机,不觉得自己拍得好,也许是食物好。

黑妈妈,你觉得儿子好看,儿子也一样,会觉得你最美,以后他的老婆一定和你有几分相似。

燕子 说...

yoyoyo
欢迎许老师回来了
yoyoyo
食物看起来很好吃哦 ^^
快流口水了~

书简 说...

哇... 我很肥。我也偷偷了一张照片。呵呵...

许友彬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许友彬 说...

书简,你也真厉害,居然会偷拍。那个难看的老头是谁?是我吗?著名律师说:很像我,但我不确定就是我。

SMiLE 说...

很像我,但我不确定就是我。
这句话说得好!
真是服了那位律师,竟然说得出这句话。
律师果然不一样。

许友彬 说...

律师说人像他,声音像他,屋子也像他的,但是他就是不承认。
比较起来,蔡先生可爱得多。没人说是他,只说像他,他马上说是我是我。

老估 说...

只可惜,坦白也让他丢官了!

但是,至少,他站出来人了!!

总好过“死鸡撑饭盖”!

许友彬 说...

老估,他虽然坦白,但他是官,我觉得丢官也是应该的。如果他能瞒着老婆,在黑暗中搞一些把戏,同样的,他也可能瞒着人民,做一些黑暗的事。

如果政治本来就是黑暗的,我们可以原谅他。

如果他只是一个平民,我们不需要原谅他,他老婆可以原谅他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