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9日星期三

《闪亮的时刻》图片资料












这是绒毛鸡、竹丝鸡,也叫乌骨鸡、泰和鸡。
在我老家,我们叫它乌鸡。
小时候,爸爸失业,妈妈酿私酒、养鸡维持生计。
平时有鸡蛋可吃,过年过节杀鸡来拜神。
后来妈妈不养普通的鸡,专养乌鸡,。
妈妈说,同样是养鸡,花同样的功夫,乌鸡价钱高,更好赚。
妈妈不知哪里找来的鸡种,很正宗,毛够白,肉够黑。
很多人专程来我家买乌鸡,都是说要炖补给媳妇吃的。
我从大学回老家去,桌上炒的鸡肉是乌黑的。
我怀念妈妈炒的鸡肉,即使是乌黑的。
我怀念妈妈。她离开快二十年了。
常常梦见妈妈。梦中,我还小,她未老。
一切都没有变。
乌鸡的毛还是白的,肉还是黑的。

7 条评论:

笨蛋二人组 说...

哈罗,我们是笨蛋二人组.我们是纯纯的守护神的妹妹,一个是蒙古女孩,一个是粉红女孩,这么明显您应该知道呵...我们还没看你最新的书,所以只好等你出书才买咯..现在要留个印象给你..哈哈!!后会有期!!!

许友彬 说...

笨蛋二人组,原来是你们。如果你们是笨蛋,我就是大笨蛋了。我喜欢听你们说话,说那些笨笨的事情。

右撇子 说...

看了你的这篇乌鸡,我哭了。
我也很想念我的家人, 爸爸妈妈,他和朋友。
冷冷的天, 特别容易想起某些人。

右撇子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许友彬 说...

右撇子,你在哪里?很孤单吗?可怜!

右撇子 说...

我在这里求学,
妈妈在家,
今天特别的孤单。。。

许友彬 说...

我相信,你妈妈在家里也一样想念你。但是,你总不能一直在妈妈旁边,你需要长大。

孤单令人长大,变得更坚强。

我们都在你旁边,给你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