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8日星期二

灵感捕手



灵感来的时候是不选日子的。
它像一只萤火虫飞扑而来,一闪而去。
你必须马上把它捕捉下来,免得忘记。
如果你像我一样老,它更不愿停留,飞得愈快。

我写《七天》时,背着笔记型电脑到处走。
灵感一来,马上开机记录。
电脑笨重,开机速度缓慢,不是上策。
无论如何,还是把《七天》写完。
《七天》在2006年10月6日出版。那天是秀茵的生日。
第二天是我的生日。

半个月后,秀茵不知去哪里买了两本笔记本回来。
她送一本给我,还加一支圆珠笔。
她说是给我的生日礼物,belated。
笔刚好可以插进笔记本后面的圈圈里。(上图)
我把笔记本连同圆珠笔塞进裤袋,勉强塞得进。
于是我不必再背着笔记型电脑到处摇。
灵感一来,我掏出笔记本就可以记录。
有一次坐飞机经过马六甲海峡上空,
空中的的灵感全部被我捕捉下来,
记录在这本红色的笔记本里,
就是《十月》的故事大纲了。
















我嫌红色的笔记本太大了,放进裤袋里有点突兀。
写《闪亮的时刻》时买了这本小的。
选笔记本的标准是:
1、塞得进裤袋;
2、塑料封面(防湿);
3、后面有圈圈,可以插笔。
这本笔记本太小了,圈圈也很小,只好买一枝瘦瘦的笔。
瘦瘦的笔虽然不好握,
我还是靠它写完《闪亮的时刻》的大纲。

















这是我买的第三册笔记本,为的是写第四部小说《55年》。
这本不大也不小,放进裤袋刚刚好。
它后面的圈圈够大,插得进胖胖的圆珠笔。
现在它在我的裤袋里。
每天我带着它到处去。
可是,我不常用它,很少掏它出来。
已经很多天没有记录什么东西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谁偷走我的灵感?
萤火虫,萤火虫,你在哪?

15 条评论:

veronica 说...

我也有一本小本子,不过我不用它来记录写作的灵感(反正我也没有这方面的灵感)我用它来记录家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哪样缺了,需要补货的。又或者记录其他零零碎碎的事情。

许友彬 说...

veronica,我的第三本笔记本因灵感不来,也开始沦落成柴米油盐了。

有一天,要带太太去超市,途中太太想着要买什么,要记录下来,问我有笔有纸吗,我掏出本子给太太,于是它就柴米油盐了。

现在太太发现我身上随时有纸和笔,多方便啊。

我没有怪我太太的意思,有福同享,有纸共用。

上你的blog,有歌呢!好听。

Emily 说...

我也有笔记本,但每一本都被我画得乱七八糟,什么都有。

老侠 说...

我就嫌中间一排的圈圈, 总是麻烦. 难道它不会赶走灵感吗?

谈笔记本, 笔呢?

heimama 说...

我比较怪, 如果我有一本很喜欢的记事本的话, 我会不舍得用, 结果就这样一直收着, 直到它的纸变黄了, 我又会开始嫌弃它……
所以, 我的记事本都是那种最“大众化”、最丑的记事本……

许友彬 说...

emily,我也拿笔记本来画画。在香港书展时,我在笔记本画下《十月》的封面。

有时我和小女儿书芹一起去咖啡馆喝茶,我在那边写作或看书。有一次,书芹觉得无聊,我就给她我的笔记本,让她画画,随便她乱画。

老侠,我还很喜欢它的圈圈。

黑妈妈,我的女儿也跟你一样,她在香港迪斯尼买了很美丽的笔记本和笔回来,都舍不得用,藏在书房里。后来,都被印尼女佣偷偷拿去用了。被她糟蹋后,我女儿也不要了。

heimama 说...

你的女佣要笔记本干嘛?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女佣偷笔记本而不是偷钱。 你的女佣真识货, 会选香港迪士尼的笔记本来用, 她应该还保有赤子之心吧!

SummerWave 说...

友彬,谢谢你在夏浪里留下的文字。你的到访也令刚学写字的我很‘pai sei'啦,这么老了才开始学人家写东西,篇篇拙著,不好见笑,还请多多指教。
赞同你说的灵感会随时pop-up的,我就是在阿曼发觉多了许多不同的见识,心得,感想。。。(所谓的灵感)促使我开始写点东西。但是我通常把它们都记在废纸张上。
读了“灵感捕手”或许我试试将它们记在小本子里。(用“或许”是因为有时工作会非常忙碌,间中还需出差,怕是没时间)。

许友彬 说...

黑妈妈,那个女佣偷笔记本来写日记。后来我们把她送回印尼去,不要她了,因为她很喜欢偷东西,只差没把我太太的老公偷走。

夏浪,你写得很好哇。字里行间,真情流露。只要文章有真诚,我就喜欢。

heimama 说...

哈哈哈, 你就想!

许友彬 说...

黑妈妈,你误会了,我想都不敢想。

阿Boon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阿Boon 说...

有人说写作不能靠灵感,不然没有灵感的时候怎么办?
尤其是学生,考试的时候如果没灵感不就拿零分了?所以我说考试时应该写议论文!哈

许友彬 说...

写作不能全靠灵感,我以前些专栏写到高峰时期,每天必须写出两篇,有没有灵感都得挤出来。
没有灵感,好像辛苦赚钱。有灵感好像中彩票,来得全不费功夫。

君子 说...

赞成。
可惜我的灵感已枯死了。最近计划写小说,我的第一次。一向我都只是写散文。
以前,我可以一天写三、四篇散文,现在则难“呕”出来。
我的灵感不用捕的,它会听见我的呼唤,然后来找我,只是来得太晚,都在我睡觉时才来。